房客乞讨,租房“同罪”?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南都专栏

810日,郑州市职业乞讨人员救助工作座谈会召开,14位职能部门的负责人就《郑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做好城市职业乞讨人员管理工作的意见(讨论稿)》进行了讨论,提出今后民政、公安、劳动等部门将对职业乞讨者每月进行一次集中救助行动。然而令人称奇的是,该《意见》还特别劝告市民“不准向职业乞丐出租房屋”。对进入社区租房的外来人员,要认真甄别,严格管理。

不可否认,在今日中国城市文化中,不文明的乞讨行为都或多或少地触到许多城市的痛处,并且严重影响到政府对那些确实生活困难产、文明乞讨的流浪者本应采取的救助行为。另一方面,在一个崇尚契约与劳动光荣的社会,政府有必要对那些有劳动能力却以乞讨为职业,长期滞留街头,恶意展露身体缺陷,通过抱大腿或拦路磕头式的乞讨者加以管制;对于恶意组织或利用流浪未成年人、老年人、残疾人乞讨牟利的不法分子更应予以严厉打击。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政府在进行相关治理时可以越过自己权力的边界。

显然,政府出面“劝禁”房屋所有人将自己的房子出租给职业乞讨者,是对房屋租赁双方的权利侵害。一方面,我国《民法通则》规定,房屋的所有权分为占有权、使用权、收益权和处分权四项权能,这也是房屋所有权的四项基本内容。即,每位房主都有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出租自己的房屋的自由;另一方面,民法通则同样保护每位公民自主租房的自由。根据1983年由国务院颁布的《城市私有房屋管理条例》,房屋租赁的限制条款并不涉及自然人租房自住,只是强调“机关、团体、部队,企业事业单位不得租用或变相租用城市私有房屋。如因特殊需要必须租用,须经县以上人民政府批准。”

无疑,政府“劝告”房主禁止将自己的房屋出租给职业乞丐,对租赁双方设限,目的是为了变相“驱逐”职业乞讨者,因为职业乞讨者是“不受欢迎的城市闯入者”。

然而,在我看来,与其说这出台的是一个建议,不如说是个荒诞的逻辑。

其一,如果政府可以在违背民法精神的基础上赶走“不受欢迎的城市闯入者”,那么这个标签可以随时加之于由政府认定的“不受欢迎的人”。接下来的问题是,谁来定义“不受欢迎的人”。它是否意味着任何“不受欢迎的人”都有可能被剥夺租房权或者居住权?

其二:政府“劝禁”的背后同时暗含着一种“权利株连”的逻辑。无疑,为了禁止职业乞丐上街乞讨而剥夺乞丐的居住权,是一种剜肉补疮的庸医政治。即,你在行使A权利“不当”时,我还要将你健康的B权利也拿走。当然,这不足言荒诞,荒诞的是,B权利既非A权利的充要条件,也非必要条件。

说它不是充要条件,是因为当一个无房产者在城里租到房子住,并不会使他立即成为职业乞丐;说它不是必要条件,是因为一个人即使在城里租不到房子,同样可以做一个职业乞丐,下跪、磕头、周游城市。况且,从另一方面说,我们也不能保证每位职业乞丐都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子。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讲的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房客乞讨,与租房同罪”,讲的却是“权利株连”。按照这种逻辑,在面对有房子的职业乞讨者时,政府是不是可以没收他们的房屋呢?

如孟德斯鸠所言,“自由是做法律所许可的一切事情的权利;如果一个公民能够做法律所禁止的事情,他就不再有自由了。因为其他的人也同样会有这个权利。”同样,如果我们认可政府对某个所谓“特殊群体”的正当权利的剥夺,同样意味着我们的权利即将失守。道理很简单——无论群体,还是个人,一旦成为“执法对象”,它(他)就是特殊的。

正因为此,我相信所谓“法的精神”,实则是遵循一种能够一以贯之的逻辑。

Publié dans Chroniques 专栏

Commenter cet article

qingxiang 15/08/2006 09:34

熊先生:我懂你的意思了。

A 12/08/2006 15:31

执法者是法盲,这也不是小胡教的,作为中国特色的一部分,大家都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