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出动物,更加平等?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

最新出版的《南方周末》报道了一桩希奇事。据漳州市教育局招生政策规定,自2006年起,凡是经市政府办审核公布的2005年度漳州市民营企业前100名的纳税大户,“其控股企业主的子女中考均可享受加20分的照顾。外商子女也参照执行。”

据介绍,给民营企业纳税大户子女加分政策是根据漳州“市委、市政府全面推进民营经济发展的统一要求制定的。”“为加快民营企业发展、关心尊重民营企业家”,今年36日,漳州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全面推进民营经济的若干意见》,囊括了从税收到土地,从企业维权到社会服务等40条全方位“力挺”民营企业的优惠政策,文件因此也被称为“促进民营企业发展40条”,包括民营企业家子女在高中阶段招生录取时,可享受加20分的优惠政策;为50家企业办理公务车辆通行证,两年内可以在该市各收费站免费通行等等。如此特权特办,难免让人觉得现在是“有钱人的天下”了。

如乔治·奥威尔在《动物庄园》里所说,“所有的动物一律平等,但是有些动物更加平等”。漳州市政府眼下规定的是“杰出经济动物”更加平等。然而,如果将这个“尊重民营企业家”的逻辑推延开来,相信人们所能看到的将不再是漳州市府振振有词的“促进社会发展论”,而是漂浮于大时代的一则则黑色幽默。比如说,为表彰“杰出明星动物”对一个“娱乐至死”的时代的贡献,政府可以开出尊重“杰出明星动物”及其儿女的偏方,给明星子弟加20分;为表彰“杰出城管动物”对城市文明的贡献,政府可以开出尊重“杰出城管动物”及其儿女的偏方,加20分;为表彰“杰出地产动物”对一个拉动当地地产市值的贡献,政府可以开出尊重“杰出地产动物”及其儿女的偏方,加20分……更糟糕的是,顺此理成章,让这些子女免试入学,让警车为特权阶层的免费通行开道也非异想天开。

近年来,随着中国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谈到“仇富心理”,这个拙劣的名词难免让外界误以为多数中国人“对财富有仇”、“对富人有仇”。然而,在我看来,人们真正所“仇”,显然是社会不公,而在这方面,显然与相关权力部门未能恪守政府决策的公共底线有关。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类似漳州市府的这种“劫贫济富”的“特权赋予”扩大了社会不公,为那些所谓的“仇富心理”推波助澜。

然而,如果我们就此指责民营企业的老板“高人一等”、“为富不仁”着实是无的放矢。毕竟我们不能指望这些“杰出经济动物”在政府发放特权与荣耀时群起拒绝或抗议,以维护社会公正。

所以我说,“纳税300万中考加20”是项全盘皆输的政策。且不说社会输了公正,非“大老板”的孩子输了机会,即使是那些“大老板”的孩子,也难免因此背负骂名。此情此景,难免给人一种类似旧时父母为不学无术、碌碌无为的孩子“捐官”一般的错误印象,仿佛民营企业家纳税不是为了尽一个公民的本分,而是为了给孩子“捐分”。

不难看出,该项加分政策的出台,与其说“尊重”了企业家,不如说是轻视了全社会。这不仅意味着对未受到“特权”式尊重的家长的轻视,同样对于那些参与考试、且无“大老板”父母的孩子们来说,同样是一种轻视。一个人在公共领域受到尊重,并不是因为他从其他人那里挤占多少,而在于他为这个社会创造了多少物质或精神上的财富。一个企业家因为创造财富而受到社会的尊重,可以获得“杰出企业家”的光荣称号,但是,他绝不能因为“纳税捐分”挤占其他学生的入学机会而受到社会的尊重。对于政府来说,将公共资源赠与私人,实则是一种“剜肉补疮”式的庸医政治,它不但无益于疮口的修复,更损害了社会原本健康的肌体。

无疑,任何国家教育平等是社会平等的基础,社会进步的阶梯。我国《教育法》、《义务教育法》等相关法律,都明确规定公民在入学、升学等方面依法享有平等权利。当然,我们并不否认部分加分制度的积极意义,如给少数民族加分,其所体现的是一种关怀落后与弱势群体“积极歧视”,即,政府考虑到少数民族地区大多数经济落后,教育不发达,教育质量不高,通过加分制度实现教育平等。尽管我对“三好学生”的加分制度一直心存疑虑,但是至少这是考生自己在竞争,然而漳州这一规定所表明的,却是另一场竞争,即,为人父母者对权力的影响力的竞争。

企业家是社会财富的创造者。谁也不能否认,作为经济秩序维护者与公共产品提供者,政府对这些创造者的尊重就在于维护可以激发和保障创造者赖以创造的公序良俗。显然,那种以财富多寡作为公共教育出发点的决策,既有违社会公平,更践踏了政府为公众服务的决策底线。有人说,类似政策出台的背后,是权力与资本之间所达到的令人咋舌的默契。

然而,在我看来,这种并不符合程序正义与社会秩序伦理的所谓“特权式尊重”,更像是一场随遇而安的“露水婚姻”。精明的企业家不难发现,由部分官员政绩或私益所需而安排的这种“朝三暮四”的特权给予并不能给企业家们带来真正的荣耀与归属感,因为任何通过非正义程序所获得的“尊重”,同样可以通过其他非正义程序拿走; 而社会在 “顾此失彼”、“厚此薄彼”的公共决策中一次次受到伤害。

Commenter cet article

借向 13/08/2006 17:27

动用公共权力为个别人提供特权,这是专制社会的恶习,共有权力失去了共享和共管。这样的政权没有合法性的基础。

眗嗊Àž€å¥ 11/08/2006 21:50

是不是该截张有拿破仑猪的图更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