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valeo:南风依在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思想国按
朋友rivaleo在思想国上留言,
他在自己的博客上贴了
《南风依在》这篇文章。
相信那些曾经热切地爱着
南风窗的朋友会感同身受。
祝《南风窗》好运!

作者:Rivaleo

       我怀揣着一个梦想,为之战栗,是从《南风窗》开始的。我与它热恋一年半,却最终分道扬镳。我一直感激着这份杂志,宗教般的虔诚。如今,一年半后的街头报亭,当我发现它冷冷清清的被遗忘在角落,我便有着再次拾起,拥抱它的冲动。逝去的旧情人,如今容颜未改,心却已冷漠。
       南风依在,只是那扇窗——新闻的魂却丢了。做为仅存的还有着良心的媒体,它一点一滴的堕落与自毁,使爱着它的读者,感到心痛。恋爱中的人神经总是敏感,哪怕对方的变化多么微小,他都会有着难以抑制的担忧。毕竟,它,和它的读者,那些被选择的与选择的,在这样一个时代能够相遇,便证明了,我们都在同样的朝圣之路中,尽管有着不同的心情与琐碎,却都为着同一个目标,彼此百感交集。每一个同路者的渐行渐远,是意味着一盏希望之光的泯灭。如今,已很久不再拾起它的时间里,我只是偶然能想起,默数着它曾给我带来启蒙、带来理性、带来坚强的文字。我不会为之难过,我知道,生命中会有更多的事,值得你去难过。
自由固然重要,难道生命本身不比这一切都重要吗?有时,我会为它想到一种最坏的结果:它,是否此刻正在出卖灵魂与理想、与权贵交媾。
     这是一个开始习惯麻木的年代,每当有媒体被“割喉”,我会设想,也许未来中国的新闻自由奋斗史,必将为那些勇敢的“男人”,记下重重的一笔。而毫无疑问,中国的新闻自由奋斗史,也必将为《南风窗》这三个字,刻下重重的一滴泪。
      这更是一个重构理性与梦想的年代。尽管有时我常怀疑,我们的分离,难道仅是因为它,放弃了当初那响亮的,对光明的承诺:要做一份有责任感的媒体。当我偶然再读着它的文字,我发现了誓言的荒唐。对于爱情,中国的新闻制度就是法海,那个可以无法无天,并且法海无边的臃肿老秃驴,那也是它们祖师爷的偶然自诩,却依然蛮横的在这个必将走向开放的时代中,不断地让我浮想起四个字:封建余孽。幸而,今年的春天,我们看到了一颗明亮冰点的绽放,那是一种难得的觉醒,更是一种赎罪,赎中国新闻制度的原罪。在这个也许不好也不坏的时代,对于理想,我们总有着如此的体验:不是我们不相爱了,而是我们不得不分开;不是我们真的要分开,而是我们坚信我们最终能够做到,没有爱,也能活下去。
       往后的岁月必将见证更多的新生与契机。我们年轻,我们怀揣着一个梦想,那是在你脱离了青年般的救世情怀与热血后,偶然遇见了我。你给了我这个梦想,可是你却气之将尽。像武侠小说一样,将一个老前辈毕生的武功内力,传授给一个向往着自由却又无所不在枷锁中的毛头小子。我看着你当场吐出黑血、内力空虚而倒地的样子,我愤怒了。我能理解,你将真功相传予我,相传予每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他们或许年轻,或许已快等不到,梦实现的那一天。我曾对很多长辈说:你们未能实现的,终将由我们来实现。你们未能还原的历史,终将又我们来承接,给予未来一个真相。如人言,我能想到最残忍的事,便是陪这个制度慢慢变老。依稀记得十七年前的那个夏天,有个老头子为我们留下唏嘘的感叹:你们还年轻,我们老了,无所谓了。言罢,老人的背影消失在天安门昏黄的天色中。
       十七年过去了,曾经变着的依旧剧烈的蜕化着,没有改变的,依然被那无边的海吞噬着。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年代,和解、激变或是流血冲突?我想,不管是一个好的、还是不好的社会,一切的宏大叙事与远景,都将回归于每个人生命中,那平凡而又执着的诉求。对于个人,我们总存在着希望,它就在我们日常生活里,那些被爱赋予的点点滴滴中,我们追寻自由的人生,体味过程的幸福。一份媒体、一种文字,它给予我们的希望,不仅仅是让我们懂得了世界是怎样、人生如何。更难能可贵的,是让我们懂得了要去做,非“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而是“事在人为”的自身实践,只有每个人都有一份参与时代的责任感与平常心,我们才能共同幸福。即使在一个奴役与被奴役的社会里,也能像一个人一样,有尊严的活着。
       今夜,偶然想起逝去的《南风窗》,想起我与理想的失恋,在那些启蒙的日子。2006年5月31日

Publié dans Debats 思想国圆桌

Commenter cet article

Bo Luan Fan Zheng 06/08/2006 15:39

On dit que, la chine, elle s'ouvre au monde.Je dirais qu'elle ne s'ouvre qu'une fenêtre.Cette fenêtre est comme le bikini.Elle donne des idées; et cache l'éssentiel.

ʲ¡Êœ‰ÀººÊ¯”ʈ‘åž… 06/08/2006 03:51

被踩的感觉不好,很疼,有时甚至会疼出眼泪来,但楼主也无须把南风的眼泪与爱情相同的圣物供奉起来,当作一种生活的寄托,须知,天涯处处皆芳草,有思想的人比比皆是,楼主又何必为被方向盯死的南风伤感那么长的时间呢?介绍两个去处,关天茶社和西伺胡同,在那里,你会发现南风已是残存的啤酒,而两瓶烈酒正等着你去畅饮,还是笑一个吧。:)

007 05/08/2006 13:27

孤胆老熊

Ú·¯Ú¿‡Ú¯ŽÀž€å¥ 05/08/2006 12:47

翻开印刷精美,满是广告的南风窗,使我想起新京报一再去同情民工,弱势群体,可是他们的行为无疑是在非穷人堆里给穷人讨碗饭吃,结果穷人读不起杂志,富人嫌他们反胃,市民还是觉得能够有人不如他们是件津津乐道的事情,中国的进步事业没有一大群激进的知识分子和作家的广泛参与是没有希望的,如果读者把希望寄托在熊培云这样为数不多(百十来号)进步媒体从业人员身上也是没有希望的,因为他们第一没有钱,第二没有权,说轻可他们也是在为自己的媒体和宣传方向打工,中国的记者多得像面包渣,有十几万吧?靠百十号人的力量又能怎么样呢?

ʯÀ»ª 05/08/2006 10:43

从创刊起就订阅了他,去年放弃的。曾经为他所传播的思想激动,为他新颖的表达惊奇。当然,熊先生的文章使我们体会了阅读的快感。
现在真的退化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