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是被“摆平”的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思想国

南方都市报专栏

 

随着部分批次产品被国家质检总局检出含三聚氰胺,部分声誉颇佳的国产奶制品企业目前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与此同时,包括百度在内的多家国内主流网站也因对此次奶粉事件所牵涉一些企业的关键词不同寻常的处理,遭到很多网友的强烈质疑。(见《南方都市报》923报道)

 

此前,已有“三鹿300万公关百度文件” 曝光。该文件至少提供以下三点信息:一是三鹿的公关公司曾建议三鹿花300万“摆平”百度,屏蔽肾结石等负面新闻;二是伊利、蒙牛等曾花500万拿下百度;三是三鹿已经与新浪、搜狐建立强强合作,“除非涉及国家权威机构的通报,该两网站今年内不会有任何关于三鹿集团的负面新闻”。

 

“强强合作”,曾经美妙的字眼。如果上述属实,这种“强强合作”与其说是为不良企业“灭火”,不如说是将这个社会往一个巨大的火坑里推。

 

热烈的讨论、质疑与寻根问底的背后,是这些“主流网站”同样正面临一场空前的信用危机。所以,尽管事后新浪、百度等纷纷否认曾收取过三鹿“封口费”,但仍有大量网民发问:为什么三聚氰胺事件里百度搜索结果比谷歌少?为什么新浪新闻标题的源代码里里“伊利”成了“伊<>利”,在“伊”和“利”加上莫名其妙的编程注释符……事实上,无论是根据平时上网的遭遇,还是其他生活经验,出现网站被收买而封口的事情,大家也并不觉得意外。

 

眼睛看不到的真相,心可以看到。我曾经热情地讴歌互联网,称其为“庶民的胜利”。然而,经过十几年的使用与观察,我也不得不承认,互联网在不断壮大的同时,也在一点一滴地被腐蚀与控制;我也曾相信这个虚拟社区里有中国最真实的意见,但是我同样看见不受约束的权力与资本之手正试图将它还原为一个远离真相的不扣不扣的“虚拟社区”。而且,必须承认,很多时候它们的确做到了这一点。

 

记得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当互联网渐渐走进大众生活的时候,曾有不少政治传播学者欢呼“一个雅典时代即将到来”。他们由衷地相信,世界将迎来一个崭新的美好时代。假以时日,借助新型电子设备,人们不仅可以享受数字化给生活带来的种种便利,甚至还可以端坐家中,像简朴的古人一样参加“雅典国民大会”,让雅典直接民主的神话得以在二十一世纪及以后的诸世纪里呈现。

 

然而问题并没有那么简单。在此,且不说这种直接民主和现在中国人享有的“半吊子网络自由”一样会因为停电而消失,更令人担心的问题是谁来掌握这门技术?如果是一家企业,而且社会与政府对其缺少必要且有效的监督,最后这家企业是否会成为这个世界真正的掌权者?如果是权力,当权力与技术合流,社会是否从此手无缚鸡之力?技术虽然给人带来了某种平等,但是在技术的拥有者和非拥有者之间同样会因为这种“数字鸿沟”而出现控制与被控制。在此条件下,掌握技术者就难免会像那些主动丧失底线的所谓“主流网站”一样,通过删帖、过滤关键词等手段,不顾一切地猎取自己的“技术血酬”。

 

当下中国信用危机此伏彼起,究其原因,首先就在于还没有让失信者维持守信的有效工具。而社会监督与媒体监督最后能否见成效,与其说是迫于舆情压力,不如说得益于权力的自省与自觉。是故在监督方面虽有常规的制度性安排,但在具体操作时总还是少不了靠“风暴”或“运动”来实现。

 

“公关”本是为了让社会组织与公众形成良性互动,然而,网络公关却异化成摆弄舆论、掩藏真相的工具。正如同一天出版的《中国青年报》所评论,近来频发的食品安全事件同时揭开了网络公关的潜规则。有些企业一旦发现有质量问题,首先想的不是尽快解决,而是如何掩盖真相,把“公关”作为“搞定”政府部门、“摆平”媒体,进而欺骗消费者的工具。网络公关帮助这些问题企业“灭火”,尽量又快又多地发布这些企业的正面消息,把负面消息冲掉,遮蔽消费者的知情权。

 

当一个不良企业可以“摆平”权力和技术(媒体)为自己撑腰或让道,可以使反对派在公共领域销声匿迹,最后结果可想而知——社会刚崛起一点,又被“摆平”一点;中国刚崛起一点,又被“摆平”一点。你想建一座大厦,善“摆平”者却要你平地里铺砖。

 

弗里德曼一句“世界上平的”曾经引来掌声无数。身处转型时期的中国,或许有时你也会觉得“世界是平的”。不过,这一切可能和全球化并无关系。在中国,世界虽也是平的,却是被“摆平”的。

Publié dans Chroniques 专栏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