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得机缘,汉字自有万种风情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思想国

《南方都市报》专栏

 

有些人,如果有幸活到现在,一定会惊讶于今日汉字的风情万种了。早在上世纪初,中国许多知识分子倡议废除汉字,因为汉字是“中世纪的茅坑”(瞿秋白),是“愚民政策的利器”、“劳苦大众身上的结核”(鲁迅)。而且,这个今天看来无比极端的建议,在那个风雨飘摇、信心尽失的年代,在知识界的确得到了广泛的认同。

然而,大凡有点逻辑思维能力的人都不难看出,那个时代的才子佳人们打算将汉字绑去“杀头”,实则是替中国近两千年来的政治积弊找了只替罪羊。毕竟,语言只是一种表达工具,汉字能被用来愚民,且被用得思想全无,每个毛孔都让弄权者掺入三聚氰胺,并非汉字的过错,因为汉字也在狱中。况且,谁能说《人权宣言》一旦译成中文,就会摇身一变成了《皇帝诏曰》?

在以前的文章里,我陆续谈到了“打酱油”、“做俯卧撑”等“词语马戏”以及火星文在年轻一代中的流行。事实上,除此之外,伴随着网络文化的发展,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生僻汉字开始“复活”。

比如最近我便在网上读到这样一段话:“‘囧’(音烱)知道了吧?那‘兲’(音天)呢?不知道?落伍了吧?!”与此相关的事实是,继“囧”字在网上引起一阵“骚动”之后,最近“兲”这个生僻字又在网上大行其道,一时间“雷”倒不少网友,大批的网民直呼“兲啊!”

当然,一切并非几个死汉字“木乃伊归来”那么简单,随之而来的更有意义上的颠覆。举例说,“囧”字本意是窗户上的光明,而现在所表达的新意却是深深浅浅的忧伤、无奈或者尴尬。想要理解这种变化并不难。如果把“囧”字内的“八”看成两道因沮丧而耷下的眉毛,“囧”就是一个浑然天成的表情符号。由于长相丑陋,这个与“窘”同音的字甚至被用来形容一个人变态猥琐。

更令人称奇的是,就是这样一个丑陋的汉字竟然拥趸无数:有人研究它的拼写变形,有人拓展它的意义迁延;有人为它创建“囧吧”,有人为它写博客、办网站甚至建立国家,而“崮rz”是囧国国王,“莔rz”是囧国皇后。与此同时,生意人也打起了它的主意,建起了“囧”字招牌的奶茶店。

如果说“囧”字流行得益于中国人的形象思维,那么“兲”字从天而降则归功于中国人的解构精神。自从有人在网上抛出“兲”字,人们立即想到王八,想到乌龟。难怪有人在网上以惊世之状号啕:“天是王八,那天子岂不是王八蛋?苍兲啊,以后我再也不骂人王八蛋了!”言下之意,骂某人是王八无异于为其加冕。当然,如果你有点戏谑精神,并且“势利”地相信当年权倾天下的天子已经管不到你今日的生活,你也可以将“天子/兲子”偷梁换柱,直接解释为“龟儿子”。

而且,有心人还发现,这个“王八”不仅可以竖着写,而且可以横着写。前者是“兲”,指的是天,后者是“玐”(音八),指的则是“玉声”。这些事让人想来就觉得幽默:如果有个八王爷,想应急弄个印章,就可以提着“兲”和“玐”的两个字模办公了。

只有当这些奇思妙想放到公共领域讨论时,我们方能看到这个时代究竟取得了怎样的进步。记得去年猪肉价格大涨之时,我曾提到明武宗朱厚照当年禁止民间养猪的两点理由:一是“猪”、“朱”同音,所以要“猪”要避“朱”的讳;二是朱厚照本人正好属猪。如此一来,谁要养猪谁就是在养皇上,谁要是杀猪谁就是在杀皇上了。在王权时期为帝王讳是金科玉律,谁曾想历史的车轮滚滚,到如今天子竟成了众人竞相嘲弄的对象?谁又曾想,在人们心中举起义旗的竟是这个一直默默无闻的“兲”字?

网络的流行的确救起了许多濒死的汉字。如,嫑(音biáo,意思是不要)、嘦(音jiào,意思是“只要”)。有意思的是,在我查阅“囧”字的相关资料时读到这样一个笑话:国际班老师布置作业:“请同学们就粮食短缺发表自己的看法。”美国学生问:“什么是短缺?”朝鲜学生问:“什么是粮食?”中国学生问:“什么是自己的看法?”

这个笑话可谓极尽嘲讽。其实,从历史上看,中国人缺的从来都不是看法,而是表达“自己的看法”的机缘。就像围棋盘上未被拔掉的死子可以在关键时候逃出生天,牵动全局甚至翻盘,就像二战时期几乎失传的纳瓦霍语帮助美军打赢太平洋战争,同样的道理,这些像人一样寂寞的生僻汉字,虽然表面死寂,但只要机缘到了,也将别有一番天地与风情。

Publié dans Chroniques 专栏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