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项自由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
   

3月4日,胡锦涛在看望政协委员时强调,要引导广大干部群众特别是青少年树立社会主义荣辱观,强调“二八”,其中提到“以愚昧无知为耻”。
那么,怎样才能让一些民众“知耻而后学”,“免于愚昧无知”?
记得费孝通先生曾在《乡土中国》一书中感慨乡下人的“愚”:农村人到城里不知道如何躲闪汽车,于是便有司机朝农民吐唾沫,骂他们“笨蛋”。费先生不平,说这不能说明乡下人“愚”。乡下人不知如何给汽车让道,就像城里人跑到乡下看到苞谷赞叹“麦子长得这么高啊”一样,一切不过是个知识问题,而不是智力问题,因此并不关乎一个人的人格。
心理学告诉我们,好奇心是人的本能;同样,求取知识信息、渴望获得事实真相也是人的本能。只不过“闻道有先后”,人们获得知识的途径和机遇各不相同,所谓“愚昧”实因“无知”所致。从这一点看,“以愚昧无知为耻”,归根到底是要从根本上改变一种“无知”的状态。“愚昧”是“无知”的结果,是外在表现,无知无识才是愚昧的根本,而“免于愚昧无知”,就是要免于“因无知而愚昧”。
愚昧自无知始,至有知终。一个人要免于愚昧无知,需要具备两个条件:从内因说,他需要有独立精神和思考能力;从外因说,他需要获得充足可靠的信息,以供其选择参考。只有如此“内外双修”,他才有可能“免于愚昧无知”。
在此基础上,我们亦可以从语义上将“无知”分为两种。其一,一个懒于学习、头脑中没有知识(信息)的人在社会或他者面前表现出某种愚昧状态;其二,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社会里,知识或信息不能充分公开或共享,当社会环境认可这种“无知状态”或“知识的贫瘠”,他也会因此处于“无知状态”。
如果我们承认绝大多数公民的智力不相上下,都有获得知识的脑力条件,那么我们就更应该追问这种外部条件。比如,一个人是否有条件可以获得知识,是否有条件上学,接受最基本的教育;他是否有条件在已经识字的基础上获得对他真实有用的信息,或者说外部环境是否为他提供了可以免于无知状态的真相,不被信息的掌控者或创造者瞒骗。援此而论,救济公民“无知”的最好方式,就是让公民“有知(知识和知情)”。因为愚昧,所以要求知,要大力发展公平的、可以普及到穷人的教育;因为无知,所以要知道,要大力促进社会的开放,促进各种新闻、信息的交叉验证与传播。
早在六十年前,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曾经提出关于“四大自由”(Four Freedoms)的宣言。罗斯福向美国国会发表国情咨文中指出:反法西斯战争结束后的世界将建立在四项基本自由之上:第一,任何人都有言论与表达意见的自由;第二,任何人都有信仰宗教的自由;第三,任何人都有免于匮乏的自由,保证世界上的每一个国家的居民都能过一种健康的和平生活;第四,任何人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任何国家都不能侵略邻国。但是,如宴阳初指出,仅有这四大自由是不够的,人类还要有“免于愚昧无知的自由”(Freedom from ignorance)——这就是所谓的“第五项基本自由”。
晏阳初,闻名西方世界的平民教育家和乡村建设家。上世纪二十年代,当他从美国回到中国,发现中国文盲主要是在农村,而农村不发展,中国是无法实现现代化。于是宴阳初来到了河北定县,身体力行,从识字教育、生计教育、卫生教育和公民教育,掀起遍及全世界的乡村建设运动。
在宴阳初看来,世界是最基本的要素不是黄金和钢铁,“在谈及一个更好的世界时,我们的确切含义是需要素质更好的人民”。没有“免于愚昧无知”这“第五项基本自由”,就不可能真正具有罗斯福提倡的“四大自由”。
换句话说,“免于愚昧无知的自由”是一切自由与良治的基础。从这个角度上说,所谓“以愚昧无知为耻”,同样可以理解为让人民拥有“免于愚昧无知的自由”,而这项自由是公民社会每位公民应该拥有的第一项基本自由。免于愚昧无知的自由,是一切契约的基础。
所谓接受教育,归根到底就是获得更多真实有用的信息。纵观人类历史,不难发现,大多数灾难与不公正就是由信息不对称造成的。我们因此相信,让人民拥有“免于愚昧无知的自由”,就是要建立一个开放的社会,一个上下左右信息通畅的社会,就是要建立一个无论政府,还是民众都心明眼亮、视野辽阔的社会。在这样一个社会,“知已知彼、百战不殆”、倚靠独占信息以实现“你赢我即输”的“零和游戏”将不再受到推崇,而“已知彼知、折中共赢”势必成就一个开放社会的精神高度。

Commenter cet article

ʯ›Ê¯› 16/03/2006 05:14

尖锐深刻

lele 14/03/2006 17:33

先生在法国,也一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了。举我在的斯特拉斯堡为例,光是市政图书馆就有7个,每一个规模都不小。藏书多,品种齐全,费用低廉。而且环境很好,很多图书馆还专门开辟了儿童预览大厅。每次我看到家长们推着摇篮车进进出出的时候,感触真是很深。这才是“教育从娃娃抓起”啊。定时还有很多展览和座谈,不限种类。
想国内图书馆廖若晨星,象北京这么大的地方都没有几家。高校倒是多,但校内图书馆进出都需要证件。我总是在想,要是多几家全民开放的图书馆就好了。
先生能不能凭借你的威望呼吁一下?我始终觉得如果多一些图书馆的话,大人小孩也就不会成天网吧啊广场啊的泡了。

sakyo 14/03/2006 15:10

在我看来,愚昧是应该剔除的,但"无知"并不一定就是坏事.
这好象和"无为"有一些相似之处.且"无知"亦可理解为不知与无所不知.
对于公民来讲,其享有的知情权其实在一定的社会范畴内并不是十分重要的,而其良知与道德水准可能更为重要.我们在提倡自由与享有自由的同时,应该看到,应当让公民正确地去寻找到自己想获得的一切,包括知与智,自由与荣誉.我们能做到的只是运用不同的手段去创造一种可控的机会与环境来共同繁荣健强一个生活范围(我们的社会).而不是总是要求某一方面单纯地给予或接收一种强迫性或是带有不可抗因素的条件.
同样,治国安民与国民自强亦在此道上.毕竟都是矛盾的,都是对立的,都是共同化的,既符合唯物辩证的哲学又符合社会发展的规律.
当然这些也都只是一种假想,一种在思想国内进行的推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