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只“周老虎”被打回原形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思想国
《瀟湘晨报》专栏
  

    2008年3月11日出版的《东方今报》报道说,原河南省信阳市新县人口计生委主任郭世忠,2月27日凌晨猝死。其后,新县县委追授他为“优秀共产党员”;新县政府称其因连续忘我工作,积劳成疾,突发疾病,抢救无效,不幸去世,故此为其追记三等功。信阳市人口计生委同时作出决定,在全市人口计生系统开展向郭世忠学习活动。然而,根据记者调查,真实的情况是:郭世忠因为工作应酬饮酒,在娱乐中心昏迷不醒,最后抢救无效死亡。
     “早上围着车轮转,中午围着牌桌转,晚上围着裙子转”,勾勒了世人对那些不务正业、浪费纳税人钱财的官员的嘲讽。公共生活里的那些事总是这样让人无颜以对,摇头叹息。然而,如果着意去批评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无论其死因为何,终究是一件很难为情的事。况且,具体到这一件事上,与其说郭世忠是“醉权”世界里的随波逐流者,不如说是一个“腹背受害者”。
    显然,郭世忠是流行于信阳官场上的酒文化的受害者。如你所知,信阳官员苦练“醉权”早已声名远播,妇孺皆知。2007年初,信阳官方甚至还下了一道“禁酒令”。新闻曾经表功说,“禁止公职人员工作日中午饮酒,半年节省的酒水费用高达4300万元,用这些钱可以建四五十所小学。”不过,这个“禁酒令”究竟坚持得怎样,效果如何,想想郭世忠的死便可以略知一二。
    另一种加害则体现在郭世忠醉死之后。在此,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研判他对死后种种荣誉的态度。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弄虚作假的赞美同样可以亵渎一个人的一生,尤其当这种虚假的赞美发生在权力背景之下,并对社会被赋予了某种进攻性或者强制性的时候(如这里号召大家来学习)。事实上,这也是为什么在新县这则丑闻被揭开后,郭世忠因此受尽嘲笑之原因所在。
    有人说,酒场和官场颇为神似。酒场上的话不可轻信,因为它们多是醉话;而官场上的话也不可全信,因为它们多是假话。显而易见,在这件指鹿为马的蠢事上,最引以为耻的是新县为非作歹的弄权者。他们手握权力,目空一切,颠倒是非、胡言乱语;他们视其治下的公民以及属下都为囊中之物,以为只要他们愿意,便可以对死者尸体上下其手,为了虚妄的政绩或某个虚构的公共理想在尸体上大兴土木;以为只要能够混淆视听,便可以将死者和生者都改造为权力世界里的道具与玩偶,用尽“肉身政治学”。
    真可谓“喝的伟大,死的光荣。”发生于信阳新县的这个黑色幽默,难免让人想起那个广为人知的笑话:一个品性不良、不务正业,老是花天酒地的男人死了,他太太平时虽然恨他入骨,但也不免素衣含悲在灵前谢客。当听到朋友在念祭文时,有一段竟是“君性纯厚、品性兼优、赡家教子、济弱扶贫,无不爱戴”时,太太忍不住低声问儿子:“你快去看看,棺材里躺的是不是你爸爸?”
    今日中国,小说家已经渐渐让位于新闻记者。因为今日现实没有虚构却比小说更有想象力,因为今日中国真实的离奇远在小说之上。谁能想到,当新县的领导们声泪俱下地要求大家向这位“优秀共产党员”学习的时候,里面躺着的可能只是一个“酒鬼”?有希望的是,这个社会已经心明眼亮,又一只“周老虎”被打回原形。
  

Publié dans Chroniques 专栏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