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时代苦难见证美好心灵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思想国
原载《新京报》
   

  每一年即将结束的时候,网上会流传一些反映草根阶层生活的年度图片。比如,流浪街头相濡以沫的盲人夫妇、一趟只赚一块钱的背煤工人、在山洞里求学的农家子弟、被城管驱赶与殴打后跌坐在墙脚哭泣的小摊小贩……
  2008年的暴风雪灾同样让我们看到许多令人流泪的照片。漫天飞雪中,道路宛若冰河,与此相伴的是回家者的艰难历程。泪花与飞雪中,无论委曲还是昂扬,这些照片无不生动地为我们展现了这个时代的命运拼图。
  有人习惯性以为,那些反映底层坎坷命运或者现实挫折的影像只是揭露社会的阴暗面,甚至诋毁了一个国家的美好形象。事实上,一切并没有这样糟糕。与此相反,正是它们从更真实的角度再现了隐藏在社会流弊之外的光辉。流泪让人区别于机器人,成为人有血有肉的证据。一个社会和一个人一样“眼泪向下流”,对底层命运的同情与感同身受,同样是这个社会有血有肉的证据。所以,那些有关苦难的写作与抒情,虽然时常为有“完美洁癖”的正人君子所不齿或不乐见,但是它们却真实地反映了一个时代的生活,反映了一个最好的年代里的最不幸的一群人的境遇,反映了人们共同追求美好生活的同心与同情。正如我们在雨果的《悲惨世界》里不仅看到了底层的不幸,同样在冉阿让身上看到了人性的光辉。让时代苦难见证美好心灵,雨果也因此成为其所处的时代的光荣。
  近一个月来,网上流传了一段《最感动人的天使奶奶》的视频。视频讲述的是汉口一名74岁的老奶奶为了养活重病的老伴并支持小孙子上学,每天蹬三轮车帮人运送近五百斤的水果。相信许多人都是流着泪看完这段视频的。我同样相信,人们之所以称老奶奶是“天使奶奶”,是因为她的豁达、善良以及在艰难困苦面前永不言败的自食其力。谁能说她的生活只有命运之苦?有“天使”性格的个人与社会,不仅有勇气正视厄运、迎战厄运,更要让厄运成为展现人性与社会美好的良机。
  本次暴风雪灾让我们看到,那些最艰难困苦的地方或许才是一个时代最要面对也最真实的地方。持此观点并非认为那些编织时代温香软玉的所在是属于被人唾弃的时代虚饰与浮华。毕竟,尽情享用劳动所得同样是符合人性的。只是,我们有理由相信,那些长满生活苦难的脚印,为我们深一脚浅一脚踩出了这个世界波动的底线,让我们更好地看到这个时代的边界与疆土。而底线的低度与世态的炎凉,更在某种意义上决定了这个时代的高度与热度。
  拍摄于暴风雪里的照片让世界看到了今日中国人困境求生的力量,看到了人性的美好与社会久违的团结。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能说在暴风雪面前人性都是这样闪光的,不能说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迎战一切暴风雪灾的准备,尤其在没有政治动员与良心动员的平常时刻。人们不会忘记,在去年一场名不见经传的暴风雪里,辽宁曾经上演悲剧。那是2007年3月4日,年仅24岁的辽宁省大洼县农民工刘明明,在暴风雪中遭遇车祸,多处骨折。同行者为救他的性命,12次向人下跪,向警察、120求救,却屡遭冷遇。最终,这位可怜的农民工命丧狂风暴雪之中。
  显而易见,五十年一遇的暴风雪灾所对应的只是一种非常态的生活,然而人们终究是在常态下生活。这也决定了一个社会兴衰荣辱的关键,往往不是宏大事件,而是发生于日常的小事情。一个社会有关人心与制度的建设必须着眼于日常生活,因为更多人,在更多时候,注定只能生活在平常事当中。
  让我们重新回到上述照片或影像本身吧。从理性年代的政治到感性年代的生活,无疑是一种意义上的回归。或许你会说,影像只会制造一个由“声色温情”包裹的时代。但是,你又不得不承认通过影像表达的美与悲情,是喂养人类心灵不可或缺的方式。如帕斯卡所言“心有理性未知之理性”,影像同样是一种说理方式,尽管它不会像《人权宣言》一样亲自完成三权分立的制度设计,却会告诉我们权力的价值就在于为人类之幸福而“密谋”,为国民之好运而设计。
 

Publié dans Chroniques 专栏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