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如何吃掉狼?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思想国
《新京报》专栏
  

  近日,南京溧水一民工因讨薪被工程发包方雇佣人员砍断左手小臂,再次引爆舆情。据《扬子晚报》报道,1月16日,为手下工人讨薪的带工头何成波,遭手持砍刀等凶器的人连砍两刀;另一带工头王超打探情况,也遭到那伙人的追砍,王超左小臂因此被砍断。
  面对发生在光天化日下的暴行,有人或许会问,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大家都在追求“和谐社会”了,怎么还会有如此凶狠的人,对待讨要工钱的民工竟如不共戴天的仇人?
  事发几天后,在诸多压力下,砍断农民工王超手腕的凶手上海浦朝建筑安装有限公司的保安王大勇投案自首。不过从整体上看,事发后我们看到的更多处罚来自行政上的较量。比如,南京市政府召开紧急会议要求严肃处理“民工被砍手”事件,中建五局今后将被永久“清除”出南京建筑市场;又比如,中建五局也给予相关责任人记大过或撤职等处分。至于刑事上的罪责,相信和以往许多伤害案一样,最后只会落到几位拿刀子的人身上。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手枪有罪,枪手无责”的结局。
  这一突如其来的暴行之所以发生,其背后的逻辑的确令人深思。虽然霍布斯早就说过,在自然状况下“人对人是狼”,然而,在建立国家之后,为什么有的人对另一些人来说仍然保持着“狼性”呢?
  不得不承认,发生在日常生活中的许多不幸,与特定的工作或者体制化使一些人丧失人的基本底线有关。试想,如果两位民工去中建五局讨要工钱,遇到了与中建五局毫无瓜葛的王大勇,王大勇会不会对这两位农民痛下狠手呢?显然不会。如果王大勇不是保安,不是直接或间接受雇于中建五局的“雇佣军”,他就不会朝王超举起大刀。既无动机,也就没有必要承担不必要的风险。
  王大勇有勇气手起刀落砍掉一位公民的手,显然不是一朝一夕的培养。然而,类似悲剧一旦发生,施暴者与受伤者同样可怜,因为王大勇在穿上制服的同时,实际上也将自己为人的底线卖给了雇主。他们穿上了制服,认同雇主宣扬或者纵容的文化,自觉有了靠山可以对执法对象为所欲为,他虽然表面剽悍,内心却近乎是一个一无所有的人。
  事实上,有关制服对人的去个性化,不久前发生在湖北天门的城管打死人的悲剧即是见证。许多原本善良的人,被某些离奇的职业本能淘空了自己的人性,或者说其人性中的恶被纵容与激发。然而,回到母亲与妻子面前,他们可能都是一个好孩子、好丈夫,温顺得像只羊。
  这出悲剧让我想起一个故事。一只兔子在山洞前写论文,一只狼过来,问兔子:“你在写什么?”答:“论文。” 狼问:“你的论文的主题是什么?”兔子说:“《论兔子如何吃掉狼》。”狼听了哈哈大笑。兔子说:“我写的论文大部分稿子在洞里,我把道理写的很清楚。”狼想看看兔子的论文是怎么写的,于是跟着兔子进了山洞。过了一会,兔子独自走出山洞,继续在山洞前写论文。一只狐狸过来了:“你在写什么?”兔子说:“我在写论文。”“论文的主题是什么?”答:“论兔子如何吃掉狐狸。”狡猾的狐狸也笑了:“这怎么可能呢?”和狼一样,狐狸也被兔子领进了山洞。过了一会儿,兔子独自一个走出山洞。最后,在山洞里一只狮子在几堆白骨之间,满意地一边剔着牙,一边阅读兔子交给它的论文的提要:“一个动物,能力大小并不重要,关键看你的老板是谁。”
  这就是管理学上著名的“兔子吃掉狼”的故事。如上所述,在生活中,保安其实也是弱者。事实上,如果我们从社会分层的角度来说,无论是收入还是社会地位,他们仍不过是生活在底层社会中的一群人。一旦脱掉那身制服,很多保安的生活并不会比一位普通的农民工好多少。
  王大勇背后是不是有这样一只狮子呢?显然,保安能够对素昧平生的人手起刀落,不过是比他们更强大的人赋予了他们某种“胆识”,纵容他们在驱赶讨债者时为所欲为。然而,对于王大勇来说,生活并不像管理学中的那则寓言一般“尽善尽美”,因为唆使“吃掉”其他动物的狮子远不如他想象中的那样强大,因为社会的底线仍在,因为人类虽然不忘自私自利,却也从未放弃守卫其必需的公平与正义。
 

Publié dans Chroniques 专栏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