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周年@思想无国界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上帝热爱人类,让有理想的人分散在四方。逢思想国三周年(2004.12.19—2007.12.19),许多热心的朋友发来长短信,特辑录于此。感谢互联网,感谢这个让我们必将有所作为的时代,感谢所有知难而进的时代同路人。每一次相遇及随之而来的惊喜,都让我心怀感恩。   ——熊培云
  

留言:(整理中)


培云,一时间无法有更准确的话给你。因为,从某种角度来看,我期望于你的并不只是一个法兰西归来后的“思想国”。我曾经多次表达过这样的意思,我希望在你这里,在你的生涯里,看到更大的东西,更植根中国的东西。种种原由吧,我们更多看到的是一个当代的专栏作家或时评家。这自然有其背后的脉络。时世和中国媒体界的状况,大概也就给了这么多空间。“思想国”,而不是“理想国”,的确还算合乎现实。其他,也说不了太多。只是想说,锻炼身体,路还比较长。因为,长跑也才考人。
——袁卫东 原《南风窗》主笔、《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编委
 
培云,作为一个读者和同行,感谢你做的思想工作。这三年来,我的MSN签名一直未变,那是一个朋友转赠的话: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再转寄并共勉。
——长平 《南都周刊》副主编
 
为一切自由之基者,言论自由,比言论更自由的,是思想。思想无国,思想无涯。
——李文凯 《南方都市报》编委 评论部主任
  
没有国界的思想国,做一个自由公民。
——何雪峰  《南方都市报》资深编辑
  
思想国三周年了
——老罗和他的牛博网
  
人类热爱自己,有理想的人联合起来
——连岳 专栏作家
  
本来思想的国度是从来没有国界与其他各种人为限制的,而这些年来,阻碍坚持思想的唯一限制正在逐渐消融,建立真正的思想国度,光明在前
——五岳散人 自由撰稿人
 
在浮华和喧闹的世界,思想是一条默默的河流,当自由的藩篱冲破的时候,人们终会看到它惊人的力量。
——李俊 腾讯体育主笔 

保持思想自由,才不会被意识形态所规训,即使那种意识形态披着再美丽的外衣、有着再多自由词汇的修饰。培云兄是高贵的,一切保持着思想自由的人都是高贵的,向培云兄和他所从事的事业致敬!
——曹林 中国青年报资深编辑、评论员曹林

在思想国看到很多文章,很感动。也许只有在思想的国度里,我们才能找到严肃和真诚,才能找到穿透时空的宝藏。
——蓝艺 香港《凤凰周刊》副主编
 
思想即灵魂,我们寻找思想,即寻找我们的灵魂。思想的乐土亦即灵魂的乐土,只是在那里,我们才获得尊严和神性。
——笑蜀 《南方周末》资深评论员   
 
有一段日子,在上下班地铁拥挤、嘈杂的人流中,我默默地沉浸在知音给我的快乐之中。彼时,我手中正捧读着《思想国》。徜徉于“思想国”的快乐,是一种久违的快乐。那是多年前徜徉于“思想的境界”的快乐。想来,培云兄给我最大的触动,不是他深入的思考、不是他不羁的才情、不是他隽永的文字,乃是他始终对彼岸握有一份信心。老实说,很多同道、至少我自己曾经几度失掉了信心。幸好,还有“思想国”。“容忍比自由更重要”,“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以我最喜欢的两句话和所有喜欢“思想国”的兄弟们共勉
——孟波 和讯网副总编辑,原《新京报》评论部主任
  
培云兄,想起胡适一首诗——“偶添几茎白发,心情微近中年。做了过河卒子,只能拼命向前。”让我们一起“拱卒不已”,以此与兄之思想国共勉吧。
——孟雷 《经济观察报》编委,首席评论员
 
与培云兄共事的半年,是我的“思想”经历中非常难忘的一段时间。后来,他去了法国,而我去了南方。告别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孤独感使我不禁哽咽。有理想的人分散在四方,却总能找到相逢的方式。我们在思想国里相逢,熟悉他的文字,正如熟悉他的声音。所以,当我在思想国里游走时,那些文字会穿透我的内心,而我的耳边一直回响着那个熟悉的声音。当打呵欠成为一种流行习惯的时候,那些清醒的声音便弥足珍贵。从思想国出发,正在帮助我寻找来时的路途,帮助我重拾理想。一晃三年,思想国里聚集了许多有理想的人们。只愿坚持不懈,“打下一个大大的疆土”——思想有多远,思想国便有多大。
 ——云飞扬,资深媒体人,小说《包在纸里的火》作者
 
思想必让我们得自由。
——于德清 新浪网评论频道主编
   
活人和死人的差异在于一口气,活人和活人的差异在于思想
——章敬平 新闻人 
  
我们常常为眼前骄横野蛮的“庞然大物”而产生“无力感”,但是,“思想国”说:我们不能放弃努力,“一天一根稻草压垮骆驼”;
我们常常为四周的寒冷而浑身打颤,但是,“思想国”说:如果有星点的温暖,就把他放大和传递,新闻人“冷”了,这个世界就再也没有温暖;
我们常常为“偷鸡窃贼”四处横行而灰心,但是,“思想国”说:和“鸡贼”抗争,哪怕约定他每月少偷一只,总有不偷的期限……
做“思想国”里许多文章的第一个读者,是一件幸事。思想是自由的,思想国是自由的,有思想的国家也应该是自由的
——王爱军(艾君) 《新京报》评论部主编
  
没有思想国,就没有民主国
——于平 《新京报》资深编辑
  
对于熟悉的语词,思想往往偷懒。思想国却让思想新鲜起来。
——李冬君 历史学家
  
谢谢你,让人觉得思想这事儿很抒情、很动人。
——刘天昭 《南方都市报》评论部 评论员
  
在思想国,一起拥有思想,并将思想传播开去。
——李啸天 网易评论频道高级编辑
   
思想曾经是中国人的第五大发明·大三时的一篇见报稿标题--经学的专宠与科学的贫困·殷海光1969年去世前的绝望,他离下面这些日子那么遥远·1975年4月5日老蒋去世·1987年7月15日,台湾宣布解除戒严令·1996·2000·感谢互联网,在癌症攻克之前赋予中国人穿越隧道的法器·仍然不要期望,尽管每天在等待·····
——西弘
 
 
初识熊老师,是由一篇《一个村庄里的中国》。第一次涉足思想国的土地,则缘起于那次聆听的演讲。识时务者为俊杰——言辞温婉而思维跳跃的清晰,却拓开了一个公民用思想参与时代命运的宏大话题。今天再翻看当天的笔记,依然见得关键词:启蒙、内心以及自由。
而当思想国的公民队伍日益浩大,我日益体察这些表面温和却张力潜伏的文字背后,试图寻找那条通往自由之路,并非外力而源自内心。相较一个国家的自由和民族的前途这宽广,一个人的思想力量所创立的国度自然会引得寻找通途人们步伐的踏入、跟随和共勉。
所幸未得理想徘徊的“主义之论”,我摇晃小女子的个人旗帜却沾染得思想之花的余香。内心纯洁的人们回归内心的国度,所具有的力量难以估算。在某些现实的龃龌之中为某些平等、知识和真理的自由之辩而释放光芒。正如面对思想国中大多貌似“消极自由”所萌发的积极力量,感谢这三年来思想国为所有热爱思考的人们打开思想枷笼。
今三年之庆,印在心底的,则是一个思想国度的无疆之旅,开始不迟,而结果尚早。祝愿为此道路而努力的人们,常驻于此得其精华,书写属于自己的时代。
——赵兰(学生) 写在思想国三周年
 
和培云兄交流很有趣。有趣的残酷和残酷的有趣都成为MSN交谈的内容,比如说盲井和新闻联播。培云兄严肃思想着的时候,我能感觉他正坐得舒服。以窑工或拾荒者为底限,人的权利包括舒服地坐着和严肃地想着,感谢培云兄,他的思想国正在让这个目标向我们靠拢。
——孙献韬 《新京报》副总编辑 
 
每个人都有表达的权利,思想才会更自由。
——冯雪梅 《中国青年报》评论部主任
  
我思故我在,人的自由首先是思想的自由。《思想国》三年来的努力与成长,说明自由思想和充分表达须臾不可分离的真理。我在故我说,人的尊严至此确立。
——叶鹏飞 新加坡《联合早报》资深记者、评论员
  
除了中国,我唯一去过的“外国”就是培云治下的思想国了,而且是常去。三年的治理,思想国已然泱泱大国气象,可喜可贺!但在这样一个国度,说什么都不免像国人到了境外出洋相。不说了,唯祝培云注意休养生息。
——周泽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著名律师
   
当蒙古人进入西藏时,他们看到的不再是一个骁勇善战的武士之国,而是喇嘛之国,或可以称为精神导师之国。
我始终认为,这个国度依然延传着其精神导师国的魅力,熏染的每一个它所孕育的孩童把自己化为阳光下温暖的尘埃。
在此国度安然度日已久,已浑然忘记了外面的洞天。
有一天脱离了母体的护佑,漂移到了北方的城市,打开了若干扇从未开启的窗户――有一扇即是思想国之窗,此后,生命和死亡如同两个翅膀开始带领着我飞翔了。
我不再是温暖阳光下的尘埃了。看见了眼泪,总在湿润着心灵的眼泪;感受到了痛、扎得肌肤都要裂掉的痛,却也觉得自己开始变得重了,双脚真正踏在大地上的重感。
我不想树立偶像,但是我愿意在导师的指引下去回望我短短的生命之旅。在思想国无量智慧的光芒中,我醒悟了——我从不曾认识到,其实孕育我的阳光之国早已经是幻像中的国度,我们安静地自己蒙住了自己的眼睛,以为看不见,污浊的一切就不存在了。
思想的力量散发的光芒让我化作尘埃,被大地紧紧吸附的尘埃——尚在仰望中却已经觉得新的生命在急促与痛交汇的吐纳中,变换、发展了出来。
在思想国的导引下走过了两个春秋,未来的智慧定会如不谢的莲花,伴着我走更长的道路,我已视它为我的精神家园了啊!
——诺玉,尼洋河畔的藏族女人 
 
感谢互联网,它至少使中国社会前进步伐加快20年,其例证之一,就是今天所有愿意思考问题的公民都可以看到的培云所办的“思想国”,在这里,我们再次相信“技术推动社会进步”,再次看到了思想审查者的脆弱和可笑,再次相信“吾道不孤”。由于有培云这样的思想者,平面媒体的时评写作成为必然,两者互动,在这几年中,为推进社会进步,传播人类良知,普及自由民主理念,成就有目共睹。更为难得的是,在成千上万良莠不齐的网站中,“思想国”以其主人优秀的公民素养,发出政治和社会生活、文化事件的真知灼见,经常给人茅赛顿开之感。更重要的是,培云以深厚的学养,但异于纯粹学术网站的书写方式,在整体上提高了互联网干预社会的水准。我不相信世间与培云有相同想法的只此一人,而想了便做了的(比如大声表达出来),则是少数。我的观察是,他们正处在被收买、被利诱的彷徨中,事实上,收买和利诱正扩展到整个知识界,这更加反衬出“思想国”的可贵和可悲。
——任大刚

 

^^^^^^^^^^^^^^^^^^^^^^^^^^^^^^^^^^^^^^^^^^^^^^^^^
       

来信:

之零:贺思想国的三年

大熊你好,
 
    我一直这样称呼您。虽然我认识您不过才几个月。虽然大作还未来得及品读。
    一直不好意思给您写信,因为您对我来说是那么光芒四射...
    在认识您的三年前的三年前的....,我似乎一直春眠不觉晓。
    但是,我可能还没有辜负我的大脑,因此开始了思考。
    我想,可能就是有相同或者相似的脑电波(wavelength),让我在一个凄风冷雨的东京夜晚,走进你的国度。
    其实,很多次看您的文章,都让我眼圈发湿,我想可能不是因为对您观点的认同,而是被您悲天悯人的情感所打动。每个有思想的人都应该这样的。至少每个由市场经济培育出来的中产阶级(精英阶层?)应该这样的。
    我对您的理解:我比较赞同您的渐进式思想,您强调的中产者在制度建设中的制衡作用。不知道我理解的正确否。
    最后祝思想国三周年快乐。我回国后立刻买一本。
 
在日留学生Abao
   
  
之一:Bonjour,小熊国王!(注:此国王非彼国王)
  
以悲剧情绪透入人生,
以幽默情绪超脱人生。
                       ——宗白华

  终于,国王把一张摇滚明星似的照片放在了思想国首页——稍欠儒雅,但极具感召力!  
  住在这个国度叫人放心,国王是决不会一丝不挂出来招摇的,他还要为我们的新衣系上扣子,整整领口呢。
  溢美再多也溢不出啥花样来了。散碎地谈谈吧。
  从小学到大学读下来,老师们捧着一本本绝对正确的教科书,嘴上却讲着截然相反的话;灵魂工程师一面驳得书本无完肤,一面  叮嘱我们好生记住……这是怎么回事呢?讲台上,大人唾液四溅,小孩子只能糊涂涂听着。
  我在博客中写道:路见一熊,倾心而从。
  误入了小熊的国家,我开始思想,隐隐觉得,好像启蒙要开始了。对,是很晚,可总比没有要强。
  人们爱用“醍醐灌顶”,我不大清楚这四个复杂汉字的意思,于我而言,就是头顶上痒痒的,眼前很明爽。我说思想国是灯塔,  是暗夜里海上人的希望;陆上的我亦步亦趋,但始终有光亮恍惚在前方,就有行走的动力。
  我愿意喊我们的国王“学者型记者”,他眼在天上看,身在地上做事。
  在大学读着新闻,却眼见身边同学纷纷将目光转向别处,转向自身,转向金钱。
  记者追名逐利,诗人感到幸福(有机会问到赵丽华),这时代能算是正常的么?
  如若怀疑,母亲是会碰碰你的头看是否发了烧的,朋友是要劝你看心理医生的。
  国王先后用两句话点醒了我——“把一生当作自己的远大前程”和“伟大,还要有用。”
  我不讳言对他的崇拜,不抵触对他影响的渴求,但这种崇拜并没让我的膝盖变软,反而更加坚固了。
  感恩节时,我在思想国留言,祝国王快乐。
  冬天到了,我这片雪花落在思想国国土上,叠在积了厚厚雪层的大地上,也显得更白了。
  已经过去三年。从现在起,再过三年,我是不是也能算上思想国元老一名呢?前些天看了部动画电影“想做熊的孩子”,我不好意思地笑了。
  最后,祝世界越来越美好,人心越变越高尚。
  同样的祝福送给思想国以及尊敬的国王。

(北京)学生:刘夏
2007/12/16

                                   更多 熊培云和他倡导的思想国
   

Publié dans Notes 思想国纪事

Commenter cet article

刘恂 26/12/2007 02:03

我是一个无为的女子,却一直为一种超越自身承受能力的名叫“思想”的东西而苦恼。对我而言,思想即意味着对真、善、美的追求,以及在追求的过程中所遭遇的荒诞。我的生活里若没有这个东西,应该会比现在要“好”很多。但越是清楚的意识到这点,越是无法摆脱它的骚扰。强大者,如思想国主人,无论将思想付诸文字还是行动,即会影响社会历史的方向与进程,而渺小如我者,“思想”在大多数时候实在是一种不必要负担,它的作用似乎仅仅是让人成为一个众人眼里“不合时宜”的人。当然,我并不是想说,“思想国”就让我找到了思想的安息地,但至少,思想国主人让我为自己的存在感受到一些意义——让即将湮没在历史长河里的沙砾明白了做一颗有思想的沙砾的价值——      亿万颗渺小的沙砾,哪怕只是各自坚守自己的位置,默默的抵抗水流的压力,也终有一日将慢慢改变河道的方向。   而对于一个刚当上母亲的人来讲,我又多么希望这一日早些到来,在我女儿成年之时,能够自由舒展的呼吸、思想、生活。

倾向 20/12/2007 06:41

第一次看熊培云的文章是那篇《良心没有替罪羊》,没记错的话是在哪一期的《南风窗》上。嗯,开启了我认识的另一扇门,从更深的视觉来分析和看待法西斯现象。自此一直关注这个作者的其他文章。可以说,作者对时事问题的每一点深刻的见解,都有我随后的跟进,就这样一点一点的汲取。直到有一天终于把名字和人对上了号。以后会继续学习。谢谢!

天狼星 19/12/2007 13:55

想起电影《巴尔扎克和小裁缝》的台词,无知的人只知道默然前行,有思想的人,除了前行,还在思考。看了三年的思想国,不敢说收获颇丰,起码找到了可以让思想花盛开的养料。希望思想国能继续有思想。三岁快乐

natalie zhu 19/12/2007 08:47

读过一句话 人之所以伟大在于他是一座桥梁而非一个终点。从您身上,您让您的学生看到了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应该有的气节。这对他们来说,在人性的形成之中,着实宝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