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筷子的苏格拉底还是苏格拉底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思想国
《新京报》专栏

    孔子和老子能不能穿西服?10月6日,在南昌市北京东路上某服装公司门前,一幅大型的宣传画引得众多行人围观。原来,在这幅宣传画上的孔子和老子穿上了西装,打上了领带,成了西装革履的时装模特。尽管服装公司解释他们把孔子和老子当作时装模特是为了推销某种精神和文化,打造男装西服品牌的文化内涵,但是大多数过往市民仍指责商家不讲商业道德。(见12月7日《信息日报》)
    我在网上看到了这张照片,老实说,看了几遍我丝毫没觉得这两身西服穿在两位古代哲学家身上有什么不敬,我甚至还从他们身上读到了一些久违的活力与优雅。
    然而,这则新闻在网上更掀起了“海啸般的口水”,网上留言几乎一边倒地认为商家此举“的确有违商业道德”。
    为什么“有违商业道德”?只是因为一身西服么?
    我知道,在许多人眼里西服在某种程度上象征着西方文明。在中国人还穿着长袍、戴着瓜皮帽的年代里,西服更是会激起一些守旧的中国人的敌意。然而,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过去的种种敌意显然早已随着中国社会近百年来的现代化与全球化所消解。
    从另一方面说,也没有什么证据表明西服会像裹脚布那样侮辱使用者的人格。时至今日,中国人在一些重要场合选择西服,想必也是因为西服能给人一种挺拔向上的精神气质,而不是为了嘲笑西方文化的“萎琐”吧。然而,同样是西服,为什么批评者本人可以穿着登堂入室,以示翩翩高雅,而让古人穿上便意味着亵渎了呢?难道孔子生前留下遗嘱,说自己讨厌西装,或说出了“西装可忍,孰不可忍”的古训?
    透过网民对设计者无边无际的漫骂与指责,我似乎再次看到了一种深藏人心的文化自卑。
    众所周知,近代以降,中国文化极尽衰弱之相,许多人对本土文化的沉沦有一种刻骨铭心的焦虑。同样,汉服的衰微已经无法挽回,而身着古装的古人因为不可能被同化而成为某种抵抗的象征。显然,由于时间久远的缘故,西方文化只可能被孔子影响而不是相反。然而,一旦孔子被穿上西服,就好比孔子被西方文明引渡到现实世界,仿佛中华文明的最后一个“避难所”也要沉沦了。
    当然,这种跨越时空的征服更多可能只是一种臆想,因为中西文化并非对立到彼此不能相容。长久以来,西方世界同样在不遗余力地从东方寻找智慧。
    应该承认,对传统文化有捍卫之心本是件好事情,但是承认个体的审美差异也同样重要。每个人都有自己诠释现实与历史的自由,这是一种基本的表达自由。当我们对那些看似特立独行、标新立异的创造进行大肆讨伐时,也该静下来想一想自己是否生活在一个扼杀创意的社会里,是否在为这种扼杀添砖加瓦。而创造者所要警省的则是,一旦自己屈从于扼杀,便有可能毁于这种道德棒喝而变得无所作为。
    我也时常想,为什么我们不能以一种轻松而自信的态度来对待自己的传统?为什么不去为中国沉重的传统文化注入轻灵的气息? 在我们向古人分配虚拟的尊敬的同时,为什么一定要对同时代人卑微的创造喊打喊杀?当孔子与老子穿上西服出现在海报上,我们只需带着一点童心将其理解为两位古者穿越时空隧道来观照我们的现实世界又何妨?
    当然,我提出以上一连串问题并且号召社会宽容异己的创造者,并非奉劝大家放弃心中的价值。我只是想说,在这个渐次开放的时代,每个人都要种好自己的田地、乐见别人的收获,更不必心地柔弱地替古人忧虑。毕竟,穿西服的孔子还是孔子,用筷子的苏格拉底还是苏格拉底。

Publié dans Chroniques 专栏

Commenter cet article

倾向 14/12/2007 14:30

自信才能有力量。我同意你的观点。往往是,越是担心失去就越自恋,便越自轻。

柔波青萍 11/12/2007 16:31

文化自卑的分析很透彻!与人一样,一个民族的文化宽容也是建立在自信基础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