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比电影残酷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思想国
《山西晚报》专栏

    前几天读到一篇新闻,讲的是重庆一位农民工喜欢上了城里女孩,但是因为家里穷遭到女方家庭反对被迫分手。失恋后的他一赌气花8元钱首次买了张大乐透彩票,没想到竟然中了500万巨奖。
    这种戏剧性的场面,在电影里似乎也不难找到。比方说,李杨导演的“盲系列”电影《盲井》。这部电影讲述了一个发生在矿区的故事。两个生活在矿区的“恶棍”靠害人赚钱,他们先是将打工者认作亲人诱骗到矿区,然后择机将他们害死在漆黑的矿井下,并制造事故假象,以死者家属的身份向矿主索取赔偿。由于精于算计,他们一次次得手,而这轻而易举的不义之财让他们丧尽天良。但是,在一个失学少年成为他们的目标之后,其中一个谋杀者良心发现,在施害与保护之间他难以取舍。最后,他在矿井里阻止了这场谋杀,并且与另一位谋杀者同归于尽。小男孩意外地逃脱了,生活因此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矿难”发生后,他以谋杀者亲戚的身份意外地得到了一笔赔偿。
    人性的觉醒是一个亘古未移的主题。《盲井》里的故事,对于矿难频发的今日中国来说,多少有些离奇的意味。然而,当我们回到社会生活本身,审视周遭发生的一切,却不难发现,社会为我们编排的真实的戏剧,何只是离奇,有时,我们甚至不得不惊叹在它们面前自己的想象力是何其匮乏!
    这就是最近人们热议的同样是发生在矿区的现实版“盲井”故事。去年12月和今年6月,湖北人盛才军、李全喜、阮家顶和陕西人黄章林等人,在河南鲁山县等地利用配制好的剧毒药物,哄骗矿工井下自愿服用,造成2人病死的假象,然后冒充死者家属,骗取事发煤矿赔偿金12万元。今年9月,他们又用同样方法毒死第三名矿工,试图骗取14万元赔偿金时被识破。
    在今年年初的文章里我曾经感慨,这个转型社会的光怪陆离已经让中国人不再有想象力。因为在种种荒诞与残酷的辉映之下,作家的想象总是捉襟见肘的,是不切中国实际的。他们进退失据,再也写不出反映时代风貌的小说了,他们远不能胜任现实的想象与创造,因为他们生息的现实比他们更有想象力。当社会失去了一以贯之的规则,当人性不再有可以坚守的底线,一切皆有可能。
    面对新闻里残忍的现实,我的朋友,新京报的孙献韬先生在网上感慨底层社会死亡的随意性让人“脊背发凉”。而我们,并不知道那些将性情深藏在廉价的脏衣服里面的人“谁更老实,谁更精明,谁更勤奋,谁更无知,谁更残忍,谁更无情,但我知道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比较走投无路。”当生存的压力可以将人性中最后一滴道德挤干榨净,现实往往“比电影还要残酷”。
    如你所知,在《盲井》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我们看到人性的光辉与良心的起义,而在河南矿区发生的这个真实故事当中,甚至连被害者也在铤而走险、参与讹诈。
    不知道为什么,读到这些戏剧一般的社会新闻时,我总会想起在湖南黄龙洞岩溶景区见到的地下世界。我曾经在那儿流连,感慨千万年来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仔细想来,我们生息其间的社会何尝不在如此雕琢每个人的人生。而在那绵延无边的大地与社会的底层,又有多少全然超出人们想象之外的故事与命运?

Publié dans Chroniques 专栏

Commenter cet article

sigh 10/12/2007 04:03

快还原到人吃人。毛骨耸然,这是真真实实的发生在21世纪的我的祖国。I am totally speechless.  Sigh.

eDmund.P.xie 10/12/2007 02:51

穿行在魔幻与现实之际的国度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