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牛无国界,他乡遇故知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思想国
《南方都市报》专栏

    就在中国的“泡沫股”还在探底的时候,中国的“口水股”仍旧日日暴涨。近日,几个中国人在华尔街的骑牛照,更是引来了口水无数。有人由此得出结论,断定中国人素质差,然后又强调自己是中国人。如此一来,颇有点“垃圾分类,从我做起”的荒诞。
    跑到华尔街骑牛着实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人类将其他的动物拉来当牛做马骑一骑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更何况,对于还没有完全走出农业社会的中国人来说,牛还是很有亲和力的。当你三五成群,走在言语不通、金发碧眼的美利坚,在大街上突然看到一头说哑语的牛,难免会产生一种“水牛无国界”、“他乡遇故知”的错觉。一时冲动,骑了上去,似乎也在情理之中了。
    有人说,华尔街是投资者的圣地,在此意义上这牛基本上就算是“圣物”了。这一点我并不赞同。即便你说这头牛是“圣物”,充其量也只是拜物教的圣物。你可以要求别人爱护公物,但不能让别人都去崇拜这头牛。
    相反,我倒是觉得那些人,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在骑上华尔街牛的时候特别可爱。显然,他们不只是爬上了牛背,而且在那一刻还让那头牛复活了。我甚至看到他们骑着牛从拜物教的金街走到熙熙攘攘的生活里去了。只可惜那些游客觉悟不高,没捎上一根笛子,否则便是一幅“牧童归去横牛背,短笛无腔信口吹”的国画了。
    在我看来,如此一情一景、突发奇想的举动并不能反映人的素质。在生活中,有人过得严谨一些,有人过得活泼一些。仅此而已。
    然而,透过一系列的讨论,我却发现两个典型的逻辑问题。其一是“言必称国家”,其二“言必称国际”。
    第一点大家看见了。当那几张华尔街骑牛照被发布到网上后,立即引起了一场“全国性”的讨论,其热烈程度令人匪夷所思。仿佛每个中国人在出国时都变成了蜗牛,走到哪里都要背上一个脆弱的“中国壳”,都要对这个壳负责,任何过错都是对这个壳的不敬不爱。顺着这种逻辑,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会有人大骂骑牛者“有辱国格”了。仿佛这些人骑的不是牛,而是自己的国家。显然,这种拖家带口式的价值观是过于夸张了。
    至于“言必称国际”,这种说辞常见于人们做坏事时“与国际接轨”、“以外国为师”。在具体的争论过程中,有人拿出相关照片,以“外国人也是爬牛的”来举证中国人爬牛的合理性。言下之意,国际友人都骑了,我们为什么不能?悲愤者甚至会想到,难道我们就低人一等么?
    有些中国人时常被另一些人批评为“无耻”,然而,每当我分析他们的言辞,很多时候并不是真的无耻,而是“无逻辑”。当然,无耻的人通常都是不讲逻辑的。
    记得前几年,有位中国高官在记者招待会上被美国记者问到人权问题时,他的回答让一时我惊诧不已,至今不能忘。其大意是:你们美国人不要总是批评中国人权有问题,你们自己也不怎么样,你们总是这样指责我们,用中国一句古话来讲,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好一句“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有点中国文化底子却又没有完全吃透的人一定会认为这个回答很妙。然而,它是经不起推理的,也是不合时宜的。道理其实很浅显,点灯是百姓该有的一项人权,而违法人权却不是一项人权,更不是国权。中国可以强调本国人权问题正在妥善解决,但并不能将美国人权有问题作为中国人权有问题的合法性条件。
    类似不合逻辑的事,时常会让我想起鲁迅笔下的阿Q。阿Q当年想摸小尼姑,小尼姑不让,于是阿Q就为自己打抱不平,“和尚动得,我动不得?”中国人跑到华尔街骑牛,理由纵有千种,但是如果坚持认为外国人能干的事,我们也能干,那就有问题了。总不见得你去罗马游览,看到满地都是小偷,你也入乡随俗了吧?

Publié dans Chroniques 专栏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