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是个笑话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思想国
《南方周末》专栏

    联合国大会最近投票通过了“全球暂缓死刑”,为将来全球范围内全面废除死刑做准备。尽管美国、俄罗斯、中国和新加坡等52个国家投了反对票,但是仍有几乎相当于反对派两倍的国家(99个)投了赞成票。
    有关死刑存废的争论持续了若干世纪,它不仅见证了人类的进步,同样见证了人类的分歧。众所周知,甚至连康德那样伟大的思想家,对贝卡利亚废除死刑的呼吁都置若罔闻,认定“(杀人者)必须被处死”。当然,康德并非没有昨日的世界的那些糊涂。比如,他也主张小偷理应沦为“国家的奴隶”。这种分歧还表现在,中国人相信“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然而许多废除死刑的国家,尤其是在欧盟,却将“杀人不偿命,欠债要还钱”视为新的传统。难怪有东方人批评欧盟在“强加自己的价值观于世界”。
    历史上从来就没有双方都是正义者的战争。然而,为什么人类能够在战场上宽待一位“以杀人为业”的战俘,对其“缴枪不杀”,却不能宽待一位已经束手就擒的囚犯?只是为了日后的审判与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么?在我看来,更重要原因也许就在于:前者是“多数人对多数人”的政治,是交战各方在充分博弈之后达到的均衡;相较之下,后者却是在“国家从受害者或其亲属手中攫取了报复的权利”(康拉德)之后形成的“多数人对一个人”的悬殊之战。显然,在这方面,即将被绞死的公民几乎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筹码。
    或许只有此时我们才能更真切地体会贝卡利亚所说的死刑是“一场国家同一个公民”的战争。在这场不对称的“战争”中,死刑犯像“人类的害虫”一样被彻底抛弃,因为他的人类同伴不希望和他生活在一起,甚至不希望他在地球上的任何角落活下去。
    人类并不缺少死刑。从某种意义上说,每个人都被各自的自然寿命判处了死刑。执行死刑和杀人犯杀人一样,无疑都是在缩减人类的时间。赞成死刑者可能会说,死刑可以保障并提升国家与社区的品格,对社会是有益的。如果绞死一个囚犯可以避免500个人被“潜在杀人犯”杀害,那么杀死那一个人就是值得的。显然这是一种国家至上的功利主义观念。问题在于,国家是否有权通过剥夺一个人的生命来保障其他人的生命?以及,杀死这个人是否是其他“潜在杀人犯”中止杀人的充要条件?否则他就不可避免地成为公共秩序的替罪羊,甚至只是作了“毫无意义的牺牲”。如果赞成这种功利主义,而不考虑人类应有的价值和个体的权利,我们是不是可以说,倘使凌迟能够避免501个人被杀害,就可以恢复凌迟了呢?
    事实上,早在公元前428年,在雅典广场上的一场关于死刑的激烈争论中,主张宽恕的狄奥多德便已经意识到“用死刑来约束人是没有用的”,因为只要贫穷给人们寻求必需品的勇气,或者富裕给予他们部分傲慢和骄纵的野心,只要“希望什么都不缺”的冲动驱使人们铤而走险,人们就有可能成为“激情的奴隶”。换句话说,没有谁是天生杀人犯,这也决定死刑威慑可能只是一种假相,因为绝大多数杀人犯都是“激情杀人”,而不是像经济学家算计好一切“理性地杀人”,或像国家那样“合法地杀人”。否则,他们也完全有可能机关算尽、逃之夭夭了。
    真正糟糕的是死刑沦为一种仪式。死刑的存在不仅表明“在一定条件下杀人是合理的”,同时它也造就了人们对这种仪式在清洁社会方面的迷信,从而忽略对制度与生活脚踏实地的改进。
    十九世纪,有位叫查理•菲利浦斯的作者在《死刑暇思》一书里曾经提到了“扒手悖论”:十八世纪的伦敦有无数扒手在人群里行窃,而这群人正血脉贲张地观赏某个扒手被绞死。显然,这“残忍的戏剧”并没有阻止扒手们在人群里寻欢作乐,因为他们知道“所有人都朝着绞刑架那个方向看”。
    这个故事有点意味深长。它轻描淡写却又言之凿凿地掀翻了死刑的威慑预言,同时表明,当看客全情投入于对死刑的观赏,以为扒手会吊死一个少一个时,实际上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正是他们在绞刑架下的这种漫不经心,不断地喂大了身边的扒手——这群未来的死刑犯。
    诗人阿波利奈尔的墓志铭是“我将含笑而死。”2007年6月,美国得克萨斯州有位叫帕特里克•奈特的死刑犯在网上征集笑话,准备选一篇最好的在受刑时讲给行刑人员听。然而这位在监狱度过了16年的死刑犯最后只说了句“死亡让我自由,这就是最大的笑话”。每当想起这则新闻时,我就不由得会想到十八世纪英国那群扒手的故事,想起刑场上无数“看不见的手”——或许,死刑本身也是一个笑话吧。

Publié dans Chroniques 专栏

Commenter cet article

ESSENTION 01/12/2007 03:55

战争时期人类的道德水平普遍会下降,相应对人道德上的要求也会下降,所以杀人者能得到饶恕,.但是在和平时期,在正常的社会生活里,对人的道德要求也应该提升到正常的水平上来,所以这个时候就该对于触犯道德的人给予严厉的制裁,可能区别在就在这里.不过我也反对死刑,我只是认为以我们国家现在的司法水平,死刑这么一个残酷的方式往往会被错用.也许无期徒刑是个更好的选择,但同时应该不允许假释.

essention 01/12/2007 03:53

战争时期人类的道德水平普遍会下降,相应对人道德上的要求也会下降,所以杀人者能得到饶恕,.但是在和平时期,在正常的社会生活里,对人的道德要求也应该提升到正常的水平上来,所以这个时候就该对于触犯道德的人给予严厉的制裁,可能区别在就在这里.不过我也反对死刑,也许无期徒刑是个更好的选择,但同时应该不允许假释.

eDmund.P.xie 24/11/2007 21:14

历史上从来就没有双方都是正义者的战争?不敢苟同此话;至少,抗日战争我觉得还是有正义一方,尽管也有些机会主义者在内。但我坚决支持,废除死刑!!

24/11/2007 01:17

所以在这个世界上,只要还有一个母亲在为被国家冤杀的儿子而哭泣,我们每个人的心灵就不会得到安宁! 1、不要笑话200年监禁、300年监禁……,这种判决量化了罪恶。2、要笑话的是无期徒刑、死缓、死刑,这种判决模糊了罪恶。

月亮的口水 22/11/2007 16:01

博主感恩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