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翁弑马,以秩序之名进行枉杀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秦萍/思想国圆桌
   

    近日,北京通顺赛马场接连用安乐死的方法处死三百多匹赛马。很多赛马精神抖擞、身强体壮,还有年幼的小马驹,只是经检验不能再参加比赛或成为优秀的赛手,结果竟然被注射药物集体杀戮掩埋掉了。据目击者称,许多马在结束生命前都流下了大颗大颗的眼泪。通顺赛马场的负责人坦承,“赛翁弑马”几乎成为一种传统,两年来便有五六百匹赛马就这样被“安乐”了。
    对此,通顺赛马场的第一个辩解是,这样的行动符合国际惯例。但据了解,国际上并没有这样“卸磨杀马”的惯例,只有当赛马患了绝症或者恶性传染病,才有可能对其实施安乐死,几乎没有大规模处死被淘汰的赛马的事件。被淘汰的赛马通常由主人一直照顾到老,或者送往牧场、骑术学校或公园里。显然,符合国际惯例不过是赛马场管理人员的托词。
    通顺赛马场的第二个辩解是,没有经济能力来养这些被淘汰的赛马。他们称赛马没有能力比赛了,再养它们只是浪费饲料,所以只能面临淘汰和安乐死。可以理解的是,当我国的赛马场尚不能像国外那样靠博彩来养活时,赛马场的生存问题是犹为紧迫的。不能理解的是,只是因为“不能养活”,就可以如此肆意荼毒生灵吗?
    通顺赛马场的第三个辩解是出于“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考虑,认为赛马生来就是为了参加比赛的,如果不能比赛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这种逻辑显然是越俎代庖式的,所谓“子非鱼,焉知鱼之乐?”说到底,“赛马”一词是为满足人类娱乐需要而创造出来的,如果没有人类,这些马或许乐于在草地吃草、闲逛呢。而且,对于那些赛马来说,这样的死法真的安乐吗?子非马,焉知马之乐?
    通顺赛马场的第四个辩解是他们没有采取其他不良措施。第一,没有卖马挣钱,卖掉300匹赛马挣到的钱数量可观,可达一百多万,但他们放着现成的钱不挣,就是为了坚持业内的传统。第二,没有杀马卖肉。他们认为,纯种马有自己的尊严,作为养马人,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否则在业内会抬不起头的。这些想法不错,但仍不能因此推论其杀埋赛马合情合理。上述理由只是一种非此即彼的逻辑混乱。
    事实上,关于被淘汰赛马的处置问题,赠送是非常好的途径。这些马可以赠送给公园、动物园、骑术学校以及愿意收养他们的农民,也可以与一些民间动物保护组织联系,寻求合理的处理办法,使这些无辜的马都能颐养天年。通顺赛马场却认为其之所以没有向外赠送,是因为中国内地的赛马市场还不规范,不少赠送的纯种赛马又通过各种渠道重新流入赛马市场,对马场产生冲击。当然,这种担心不无道理,但是被淘汰的赛马重新回到赛场的毕竟是少数。在此逻辑下,所谓的安乐死,不过是以秩序之名进行的枉杀。
    众所周知,我国目前没有动物保护法,仅有的法律只限于野生动物保护,即《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应该说,该法对野生动物的保护的出发点是存在问题的,即它是为了我们更好地利用野生动物而制订的。这种保护以“人类中心论”立意,是与国际上通行的做法相悖的。我们相信,真正文明进步的价值观,应该把动物与人类的生命与尊严看得同等重要。尽管人类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在这个星球上拥有一种貌似绝对的强制力,但是,如果人类不善待其他物种,必将遭遇“归去来器效应”,受到惩罚。
    人类的文明不仅在于善待同类,更在于善待其他物种。在某种意义上,后一种爱是一种更高层次上的爱。圣经说,爱你的邻居如爱你自己。在同一颗星球上,我们要说,爱所有的生物,如爱我们自己。只有在此基础上,才可能有人与世界的长久友爱与繁荣。

(原载 《燕赵都市报》)

Publié dans Debats 思想国圆桌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