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呼来不上床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思想国
《南方都市报》专栏

    2007年春天,当塞格琳娜•罗雅尔与尼古拉•萨科奇为爱丽舍宫的总统宝座各说各话时,他们大概没有想到,这个精致的总统宝座将在这一年显现它的魔力——让所有参与最后角逐者的家庭劳燕分飞。
    前者,众所周知,由于在竞选中失利,罗雅尔不久便与和她同居了几十年的社会党第一书记奥朗德分道扬镳。至于萨科奇,虽然得偿心愿,但妻子塞西莉亚从第一天开始便厌倦了第一夫人这个角色,几天前也终于和总统先生“Salut”说“Bye-bye”了。
    2006年为竞选热身时,萨科奇还在《证词》一书中这样描述他和塞西莉亚之间的关系:“我们不能也不知道怎样与彼此分开。”然而,一年后的国庆日,萨科齐脱口而出,称自己唯一搞不定的就是塞西莉亚。相关事实是,总统选举时塞西莉亚没有去投票站投萨科奇的票,国庆日后,塞西莉亚也没再陪萨科齐参加过任何官方典礼或仪式。闻风而动的媒体早已长篇累牍讨论塞西莉亚是否胜任第一夫人,出没于人山会海——因为塞西莉亚早已“惯于长夜私奔时”。
    俗话说,男人靠征服世界征服女人,女人靠征服男人征服世界。所谓得江山者,得美人。然而,就当东方不少官员还在凭着吊在腰间的几枚公章包养两位数以上的情妇时,我们可爱的塞西莉亚女士早对总统手中的权柄失去兴致,索性用脚投票,逛(街)之夭夭。
    萨科奇与塞西莉亚,原本是法兰西第一家庭中的两个强人。一个喜欢在大庭广众中滔滔不绝,早在少年之时就梦想有朝一日手握刀剑呼风唤雨,于是“变节”无数,将一生交付给波谲云诡的政治;一个热爱生活,为有情郎随时准备着“逃跑装”,喜欢在蓝色海岸你侬我侬,对自由而简单的生活矢志不移。
    别拿村长不当干部,能与权力交媾已让许多人意乱情迷,更别说是千年修得的“与国王做爱”。就在人们以婚姻攀附权力,有的地方甚至将领导者的婚姻当作机密的今天,塞西莉亚的横空出逃难免会让那些围着权杖跳钢管舞的政治香客大跌眼镜。然而在我看来,塞西莉亚如此一曲高歌却是别有天地——甚至可作为人类精神成长的一个见证。
    应该看到,在权力受到充分制约的西方,一切帝国早已失去旧时云雨世界的万千气象,国王与总统也不似Made in China的袁大总统那般徒有虚名。尽管有人将萨科奇比作“小拿破仑”,喻其就职为“加冕”,事实上,他在权力方面的为所欲为,或许远不及中国某些乡村动辄停水停电、称王称霸的“朕长”。自“登基”以来,君不见,这可怜的“政坛齐达内”,横冲直撞,四处破门,既要在巴黎与里斯本之间为欧盟《改革条约》等天下事奔波,更要为工人罢工、夫人罢婚等国事、家事焦头烂额。
    天子呼来不上床,这才是人类需要的实实在在的生活。不可否认,整体而论,人类在理解和约束政治权力方面大有进步。试想,在王权压倒民权的帝制时期,宫廷里的女人以色事主,朝不保夕,若非发动政变,国王怎么可能被踢下龙榻?那旧年的光景,皇后只是死气沉沉地捱过自己的婚姻,而嫔妃多半也只能一筹莫展地守着自己寂静的身体,宛若窗台上的盆景,只等着好心的国王兽性大发,提着宫中唯一而第一的洒水器来喷水,否则就只能永远枯萎下去,更别说开花结果。
    如果说东方的深宫哀怨反映的是生活苦求政治的宠幸,红颜只因沾上龙颜方有意义,那么在人权平等的今天,法国第一家庭的瓦解更像是一则寓言,宣示人心底生活本应高于政治,至少不再听任政治的摆布。
    关于政治与生活,法国著名群体心理学家莫斯科维奇在《群氓的时代》曾经得出一个“冷酷无情的结论”——群体即女人。群体和女人一样喜欢坚硬的东西。事实上,在强力的政治家面前,政治本身也是女性。难怪拿破仑说:“我只有一种激情,一个情人——法兰西。我曾经与她同床共眠”。同样,希特勒“黑妹牙刷”一般的小胡子也并不迷人,然而正是他口无遮拦的豪情壮志让德国摆荡在一片春情之中。关于这一点,凡不曾身临其境者,看看电影《意志的胜利》这部“政治春宫剧”即可略知一二。希特勒在《我的奋斗》里说,“德国的姑娘是国家的臣民,只有当她结婚时,她才成为国家的公民。”事实上,在政治压倒生活的年代,不仅是女人,所有德国人只有与政治联姻,才可能被承认为德国人。或者说,才可能有卑微的生活。当然,也只是可能。
    离开便是出路。显而易见,塞西莉亚出走所激起的掌声,再次证明今日世界越来越认同生活理应高于政治及其种种符号本身。所以,在意识到“第一夫人”与自己的自由生活相背离时,塞西莉亚坚定地选择了后者。或许她以为,有些时候,所谓第一夫人或者第一家庭在总统先生那里只是个政治道具,因为那柳腰婀娜的政治才是政治家的第一夫人,而真正的第一夫人反倒像是二奶。

Publié dans Chroniques 专栏

Commenter cet article

路人衣 21/11/2007 18:29

T____T。。。罢工啊啥时候结束啊。。。

青乡 24/10/2007 11:50

说得极是!什么时候权力向社会低下了头,什么时候权力才回归主权在民的时代。可是后面关于权力与女人的说法,嗯,不敢苟同。有些些性别歧视的嫌疑哦。。。。我觉得,在专制的时代,女人也是权力的牺牲品,而非女人为权力叫春。

laodai 23/10/2007 12:29

总统的婚姻动荡(中国政府官员的婚姻子女情况咱反正是不知道),媒体的捕风捉影(中国媒体对“事实”都不敢报,更别说拿“风影”说事儿了),这都直接体现了政治的开放。说句题外话:从Mlle. Tout-le-monde,到Mme. Martin,再到Mme. Sarkozy,再到今天的Mme. Ex-première-dame de la République。。。我倒觉得Cécilia一直是个老谋深算的女人(而不是好多人以为的“爱情圣斗士”)。我打心眼儿里觉得Mr. Président可真不容易。

贵宾壮壮 23/10/2007 05:27

生活理应高于政治。你的文章真得很棒!有理,有力,还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