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G Ziyi 章子怡:肉身大战国体?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

    九十年代的王府井曾经搞过这么一个行为艺术:大约两百多位观众围在一个由画廊改造而成的“猪圈”周围,赏玩一只印着西文字母的公猪“强奸”另一只印有汉字的母猪。据说,惊世骇俗的行为艺术家想借此表现“文化强奸”这一为后殖民主义论者津津乐道的宏大命题。
    应该说,这是一次十分牵强附会的强奸。公猪和母猪都很无辜。因为,这里所有的文化象征,都是行为艺术家们一厢情愿操办的。其实,观众看到的“猪圈”里的一幕,不过是家猪世界里的日常生活。既谈不上谁强奸谁,也谈不上谁服务谁。如果读者诸君一定要找出个凶手出来,我觉得应该找那位行为艺术家,是他以隐喻的手法,欺负了这双可怜的小猪儿,即使不算强奸,至少也是聚众猥亵。
    最近,许多人都在骂章子怡。章子怡的确是个了不起的女子。在巴黎,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经常能看到关于她的电影海报及报道。“神五”上天不久,巴黎某杂志封面便是用了章子怡在《卧虎藏龙》里的扮相,足踏火箭,差几厘米就飞到了杂志顶部;著名的《巴黎竞赛报》也曾经拿章子怡当过封面,一个“大”红人,在半空中跃进,很像当年样板戏里的红色娘子军。
    章子怡之所以受到攻击,是因为她在好莱坞电影《艺伎回忆录》中有了“丑事”——她饰演的日本艺伎“小百合”竟然堂而皇之被日本男演员渡边谦饰演的富商压在床上。网上真真假假的剧照,让一些爱国的网民出离的愤怒了。他们分明感觉到章子怡那轻盈的肉身有伤中国沉重的“国体”。他们看到被压迫的不是章子怡,而是亲爱的祖国!若不就此开除章子怡的国籍,“非得找个地洞钻下去!”我们发现,网上无休无止的谩骂,正在把本已声名狼藉的“爱国”沦落为一种脏话。
    旅美历史学家唐德刚先生写过一本小说,叙述抗日战争时期普通中国人的命运沉浮,里面讲到了另一种爱国——“床上爱国主义”。唐德刚说,日本妓女举世有名,建妓院也是日本人的拿手好戏。当时沦陷区有专为日本人服务的皇军慰安所,日本妓女以一当十,如狼似虎。但是,皇军需要慰安妇时,一切都是免费供应。所以,为了赚点外快,日本妓女时常偷偷越界,要与华民俱乐一番。于是,“华民为向日本天皇泄愤、雪耻,也不惜作阿Q、开洋荤、出重价。这次张老参虽然足足花了三十块银元,终能在一个日本女人身上抗日救国了一番。”(《战争与爱情》,208页)
    如此一来,既可以爱国,保持一点民族自尊心,又可以尽情享受,可谓两全其美。虽然“张老参”们不能像那些才子佳人一样代表中国的良心,至少也要代表中国的肾,把自己当成“国体”,覆盖并进入另一具“国体”,在享乐中杀敌——像大宅门的白景琦说的那样,“看前面黑洞洞,定是那贼巢穴,待我冲将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
    当然,这种可以用次数来计算的爱国未免有些滑稽,经不住推敲。遥想当年郭沫若、周作人等君,定然不是出于什么爱国的伟大目的才娶了日本太太。鲁迅和周作人家里闹出的那点纠纷,自然也不是因为鲁迅当日想爱国,周作人不肯。归根到底,将一个人的性爱与他是否有爱国情操扯在一起,风马牛不相及。
  不久前,我采访法国思想家吉尔·德兰诺瓦(Gil Delannoi)先生,我们不约而同谈到“替罪羊”问题——为什么那么多自称“爱国”的人,都热衷于寻找替罪羊?为什么中国人对自己的同胞不宽容?在我看来,最大的原因就是“寻找替罪羊”式的“爱国”是个只赚不赔的买卖。理由如下:
    其一,在国家面临危机时,“爱国者”会竭尽全力从外部或内部寻找敌人,认定它们是所有罪恶的根源,将自己的责任一笔勾销,以此维护所谓的民族自尊与国家荣誉;
    其二,单方面地赋予某些人以“爱国”责任,然后监督他们是否爱国或叛国。在这种逻辑下,自己永远是爱国的,别人永远是被指责的对象。指责别人越多,自己就越爱国,越有成绩。指责或控诉别人因此成为一种既有利可图,又无风险的事情。正是因为上述第二种逻辑,使章子怡一夜之间成为“民族罪人”。事实上,“爱国者”们所谓“爱国”,并不是因为自己做了有益于国家的事情,而是因为他们认定别人“有罪”。
    在我看来,章子怡说到底不过是个有着自己梦想的邻家女孩,一个依靠个人奋斗获得了成功的普通的电影演员。她只是共和国的一位公民,既不属于国家,也不属于人民,只属于她自己。章子怡的肉体与中国的“国体”毫无关系。
    国家与尊严,从来不是空洞之物,都不应该超越于个体之上。无论爱国,还是爱民族,归根到底是要爱国民,要在自由、进步、宽容等价值的指引之下,尊重个体的成长与选择。正如富兰克林所说,“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国”。我相信,我们让祖国有尊严的最好方式,就是不要把自由这祖国从同胞身边拿走。

半天万余点击,欢迎参与讨论

Publié dans Chroniques 专栏

Commenter cet article

ʕ…Ê•… 08/04/2006 03:07

富兰克林所说,“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国”。我相信,我们让祖国有尊严的最好方式,就是不要把自由这祖国从同胞身边拿走。我注意到这句话受到批评,倘若改为:裴多菲说过,比生命和爱情更可贵的就是自由,我相信,让每个公民爱祖国的最好方式,就是不要把自由从他们身边拿走。
会更好些。

sakyo 14/03/2006 15:15

其实这个女人本身并没有什么好评论的.而她所丢人的地方不光光是那个回忆录.FNAC现在还有售关于这部作品的书籍.法国人美国人日本人看其实都是一样.
八国联军进北京,赛金花那样的妓女不一样吗?小看人,大看国.人的思想本身就是一种狭隘的表现.

suve 26/01/2006 03:02

个体当然和国家民族不能够分开!但我们应就事论事。章子怡之所以成功成为一名国际影星,首先在于她的个人努力,其次在于她背后强大的后盾,这个后盾广义上讲,就是拥有亿万人民的国家。一个国家经济强盛以后,科技文化艺术等各方面都会强盛起来,如果在二战期间,你或许能看到在电影甚至真实的生活里,有无数中国人被欺负,但他们都没有面孔没有名字,更不会被别人拿来做杂志封面。章在电影里被强奸,(我没看过这部电影,能够引起广大人民愤恨,必然是强奸),如果压在章上面的那个人不是日本人,是英国人或者法国人甚至或者是中国一个不知名的地痞呢?在电影里,视剧情而定,都可能发生。但同是这样的镜头,能够引起广大人民的愤恨吗?人民只是把对日本人的民族感情,强加到一个为事业努力的女人身上。民族感情有很多种发泄方式,比如宏扬民族传统文化,发展民族工业,生产比日货精良的货品,比如培养更多的世界性人物,在世界众多场合,话语的能量,大过日本,都是可以实现的。我极力赞同一个人的世界化,因为一旦走出国门,他代表的是自己所在的领域,也是自己国家的文化,其影响力绝不仅仅是他自己。回到这部电影,那仅仅是电影。影星也仅仅是影星。

Fire 10/12/2005 04:33

又快到南京大屠杀纪念日了.各地和有些高校已经准备进行新一轮的"抗日"了.现在不是要担心有人不爱国,忘记了那段惨痛的历史,而是要担心"天之娇子"们如此抱着历史不放,想着过去,却不踏着现世,展望未来.曾有一个新西兰人向我抱怨中国人总是问他恨不恨日本人,我当时对他说那是因为他没有那种历史受辱和血的感受.他马上就反问我:"为什么你不觉得幸亏当时日本人杀了那么多中国人,要不然中国的人口还得再多."我无言以对.这个很不人道的问题在我7,8岁时想过,但因有违于整体的"抗日"基调而未敢说出.今天讲出,只为求一解答,还请各位别丢臭鞋子.谢谢!

ÀžªÀœ“、囜家、Y 01/12/2005 07:13

现在我明白一点了,就是为什么当一个妇女在街上被强奸有人能够围观无动于衷,当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杀人有人围观不理不问,因为他们知道被奸污的妇女和奸污妇女的人还有被杀的人和行凶的人都是个体和围观着无关。我也明白了为什么日本能够侵略中国,那是因为认为个体和国家民族无关民族国家也和个体无关的人太多了。哈哈,思想国多好的名字,是让人理解个体不代表国家民族吗?不可想象个体如果脱离国家民族会是什么样?民族国家如果没有个体还是国家民族吗?个体和国家民族能够分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