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文”入侵?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思想国
《东方早报》专栏

    电影《少林足球》里有这么一句忠告:“地球是很危险的!你还是赶快返回火星吧!”如今,当一个人琢磨不透别人的所思所想时,可能会劝对方回火星老家去。同样,在地球越来越不适宜人类居住的条件下,也有网友倡议大家省吃俭用,好“尽快造艘飞船回到火星去!”
    就在火星人不断进入人类语言生活的时候,随着网络的发展,有关“火星文”的讨论也日渐增多。关于什么是火星文并没有严格定义,它通常是指孩子们尤其是“90后”运用在网络聊天中的语言。这是一种伴随着各种输入法逐渐演化并流行起来的网络语言,它不仅揉杂了英文、日语等语言的部分字词,同样对汉字进行了挖掘和解构。
    有意思的是,网络上甚至出现了很多专门提供翻译“火星文”的软件,可以自动把日常使用的汉字转化为难以分辨的“火星文”。有些论坛里有网友推出“火星文字输入攻略”以及火星文字破解的游戏。
    文字结成队伍,已经兵临城下。面对“火星文入侵”,有不少网民站出来呼吁“封杀火星文”,提议发动一场针对火星文的“围剿”。与此同时,语言学专家也擂鼓助威:火星文破坏了汉语言文字的纯洁性与规范性。然而,情况真的那么紧急么?
    任何流行都不是无来由的。与上述忧心忡忡的网友和专家相比,在另一些人眼里, “火星文”不仅时髦而且有趣,因为“火星文”的解读过程其实像猜测连环字谜一样令人着迷。
    比如说“3Q得orz”,这个不中不洋的组合一般人是看不懂的。据说它的意思的是“感谢得五体投地”,实际上这里只有一个汉字,看不懂的人断定这是鬼画桃符。不过,在横加指责之前,我们不妨了解一下它的“原理”。显然,这里的“3Q”就是英文“三克油”(thank you)的合音,理解这点并不难。“orz”是什么呢?但凡像我这样脑瓜还算灵便的人应该能够猜到它不过是借用了汉字六意中的象形。看哪,“orz”多像是一个人跪伏在地上!
    由此看来,“火星文”倒也并非完全没有章法或不能为人所理解。一个追求思维的乐趣的人,看到孩子们的这种奇思妙想,大概只有赞叹的份。如果这点小创造都要去封杀,我们的语言生活还有何趣味?
    语言不过是人类发明的一个交流工具。如何使用工具,甚至自己亲手DIY出一套语言工具,这既关乎创造,也关乎自由。而人们聚集在一起,形成自己特定的语言,不过是文明发生的常态。经常组团出门旅游的人一定有体会,出行若干天,便会在团体内部演绎出一些大家心领神会的“新词”。只不过在旅游结束时,随着队员作鸟兽散,这些“新词”也便立即枯萎了。
    从传播学的角度来说,语言本身就是一种密码,所谓对话也是不断编码与解码的过程。对于信息发送者来说,编码自由从本质上说是一种言论自由,是一种权利。至于受众如何解码,既取决于编码者的设定,同样取决于解码者的解读。
    事实上,对于“火星文写作者”来说,他们取道火星文进行交流时本来就圈定了对象。火星文写作同时是一种“密码写作”与“加密交流”,其最朴素的目的莫过于避开一些眼睛。调查亦表明,许多孩子之所以热衷于用火星文写作就在于保护自己的隐私。由于老师和家长对孩子们之间的交流干涉过多,学生之间的交流就好像搞“地下工作”,于是火星文作为一种加密的文字在同学间迅速流传。难怪有学生这样传授经验:“用了火星文,就算被老师抓到也不怕。她没有时间和心思去研究我们在纸条上的‘鬼画符’。”
    必须看到,任何借助语言的表达都是有局限的,都是不完整的。政治哲学家列奥·斯特劳斯曾经注意到,在希腊哲人那里有两种特殊的写作方式,一种是所谓“俗白写作”(exoteric writing),另一种则是“隐晦写作”(esoteric writing),后者只有那些训练有素的人经过反复琢磨才能领会。所谓“隐晦写作”,有点像中国人通常说的“微言大义”或 “春秋笔法”。不过,这与其说是一种技法不如说是一种无奈。一方面,表面上人类“掌握”了语言,然而事实上任何一种“俗白表达”都不可能完整地表达我们的所思所想;另一方面,特定的政治环境与社会环境也决定“隐晦写作”是不可避免的。
    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流行一本《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的畅销书,讲的是男人和女人来自不同的星球,有着不同思维方式和情感需要,两性只有互相理解才可能和平相处。其实,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不同观念,即使是用相同的词语也会表达出不同的含义。我们虽然生活在同一个世界,在心底里却又像是来自不同的星球。面对环境的限制与语言的贫乏,其实谁又不是在“用火星文写作”?区别或许只在于形式,只在于你抛出的文字究竟有多少人能听见,并且心领神会。

Publié dans Chroniques 专栏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