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的玫瑰,老教授的狗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思想国
《东方早报》专栏

    法国大革命期间,雄心勃勃的雅各宾派四处捕杀贵族与政敌,罗兰夫人因此被推上了断头台。对于大革命的残酷,罗兰夫人临刑前的一句名言今已广为流传:“Liberté, que de crimes on commet en ton nom”(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以行)。
    罗兰夫人的另一句名言知道的人并不多——“Plus je vois les hommes, plus j'admire les chiens”,意思是“认识的人越多,我就越喜欢狗”。自称“白话文第一”的李敖经常拿这句话来标榜自己的愤世嫉俗,其实这句话并不是他说的。当然,我们也不能就此论定这句话是李敖从罗兰夫人的闺房里偷来的。古往今来,才子佳人们在精神上珠联璧合、暗通款曲也不是罕见之事。
    不过,透过这一男一女、一中一洋,可以肯定的是,人类与狗的关系的确非同一般。
    关于这一点,最近又有见证。
    2007年7月,成都一位年近八旬的老教授为捡来的小狗办丧,两天花了10万元。舆论一时哗然。
    “人狗情未了”。据称这位老人有高血压,经常生病住院,老伴五年前去世了,孩子们都有工作,长年不在身边。三个多月前当他从大连来成都定居,在街道上散步时遇到了这只流浪狗。小狗一直跟着他,这让他觉得“爷俩”很有缘分,于是就将它带回了家。老人说,“在这三个月时间里,狗狗就一直守在我身边,好像亲人一样在关心我。”
    如此惊世骇俗的葬礼注定会招来一些人的反对。有人批评老人斥巨资治狗丧是糟蹋钱,所谓“黛玉葬花同命相怜,教授葬狗铜臭相连”;也有人责怪老人为什么不把这些钱捐给山区的孩子。
    这些话看似正气凛然,背后却经不起推敲。一方面,给狗花钱并不能推导出老人没给其他孩子花钱;另一方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感世界,都有自己人生的当务之急,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
    临死时还有万贯家财是可耻的。这句话通常被人当作慈善劝诫的招牌。不难发现,这句话也间接印证在有生之年花光自己的钱财是一种权利——只要这些钱是老人的合法所得,怎么花是老人自己的事,旁人着实无权干涉。
    为什么不能尊重老人的选择呢?毕竟,老人的行为没有对社会造成任何伤害。有关“奢侈”的指责同样有悖于事实。如孟德斯鸠所言:“富人不奢侈,穷人将饿死。”从经济与社会的角度来说,奢侈本来就是完成社会的财富流动与资源再分配的重要途径。
    夕阳无限好,只是太凄凉。晚年的落寞与孤独在老人身上显而易见。如其所述,儿女不在身边,他不得不将情感寄托在一只偶尔拾得的流浪小狗身上。不幸的是现在小狗也没有了。为狗举办一个隆重的葬礼,常人虽然难以理解,但对他来说却在情理之中。至于十万元背后藏着怎样的暴利,显然,人们更应该追问的是有关殡葬部门,而不是这位行走于风烛残年中的老人,他不过是要还平生一个“隆重的心愿”。从这方面说,老人的“奢侈”也不过是“心愿”面对高价时的“逆来顺受”。
    我想,那些苛责老人的人或许有必要去翻翻圣·埃克绪佩里的《小王子》了。至少,在这部伟大的童话里可以找到有关情感与交往的些许密码:
    小王子的星球上有一朵玫瑰花,他一心一意地照料她、爱着她。然而,有一天,当他在地球上的花园里看到整整五千朵跟他的花一模一样的玫瑰花时,小王子才知道那朵举世无双的花原来只是一朵平平常常的花,于是他倒在草地上哭了。
    这时,打算和他交朋友的狐狸却对他讲了个关于“驯服”的道理。狐狸说,人的感情建立在“驯服”的基础上,“驯服”就是建立纽带,一份默契,一种责任。在“驯服”之前,大家和成千上万的同类并无区别,也不互相需要。但是“驯服”后,就会彼此需要,而且对于各自来说对方都是整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所以,当小王子再次来到花园里时,他重新意识到自己星球上曾经驯服了他的那朵玫瑰花仍旧是唯一的,它和花园里看似一模一样的花并不一样。人与人、人与物的交往,更多是通过心灵,而不是通过肉眼可以看到的。
    仔细想来,我们津津乐道的所谓“故土情怀”、“怀乡病”何尝不是因为这种“驯养”,若非如此,热爱故土就只能是一种“嫁鸡随鸡”的无奈了。“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的爱情同样也是因了这种“驯养”。正因为此,小王子才会动容地说:“如果一个人爱上了亿万颗星星中的一朵花,他望望星空就觉得幸福。他对自己说:‘我的花在那儿……’但是羊若把它吃了,对他来说,所有的星星都像忽的熄灭了……”显然,这朵玫瑰对于小王子的意义,旁人是永远也无法体会的。
    同样的道理,对于这位老教授来说,几个月的“驯养”让那只流浪小狗成为他生命与生活难以割舍的一部分。而小狗的死,就像小王子的玫瑰凋谢于风中或毁于绵羊之口,个中情感与悲痛已非局外人所能体会。当人们纷纷指责老人挥金如土、“爱狗不爱希望工程”时,又有几人看到他抛舍钱财,泪流满面地回到了自己的内心?

Publié dans Chroniques 专栏

Commenter cet article

sataneon 04/08/2007 06:56

就应该是这样,对自己财产的支配其实也是自由权利的延伸吧,何况爱狗不爱希望工程之说本来就是很荒唐的。在我国目前的制度之下,希望工程显然是应该由财政掏腰包的,把这种责任转嫁给个人就是政府给自己脸上摸黑,而对老人做法横加指责的人可也不见得就支持过什么希望工程。何况希望工程的直接受益方也只有要求政府给他们相应的物质条件以保证他们受教育的权利的权力,如果把接受别人的捐赠当成是理所当然的事那也是不对的。在一个漠然的社会里,谁对谁都没有这样的义务,当然,如果国家作为一个协调社会的机器,那么在任何情况下,个体之间是没有义务的。呵呵,这么想倒也似乎消极了,当然,在任何时候都有人会为了社会进步去促进这种国家制度建设的,

Bp 27/07/2007 04:15

很喜欢先生的文章,有思想国就不孤独了。谢谢。

阿良 26/07/2007 17:15

现在这个社会多数媒体喜欢报道“价值大”的新闻。因为花了10万,因为是给小狗办的丧事。所以媒体认为新闻价值大,应该报道。如果,那是一位很普通的老人,只是简单地把一只死去的相依为命的小狗找块地埋了呢,该很少会有媒体报道吧。但是,我想那位老人对小狗的感情跟老教授不会相差甚远吧?凭心而论,花10万RMB真的过了。先撇开这个报道,真的,这个社会人比狗贱。现在的有钱人,随便花个几千上万的,甚至十几万买条小狗,拉出去遛遛,觉得是身份的象征。不过哪天主人不喜欢了,宠物也就只能成流浪者了。狗通人性,可如果说人类要把情感寄托在某一宠物或者动物身上,那我觉得可真是件悲哀的事情。我觉得人们从这个报道中更应该注意的是老年人的生活。做晚辈的要多照顾和体贴老人,这个不是钱的问题,是心意。忙着赚钱,忘了爹娘。还是那句:终究还是有点过了。

倾向 26/07/2007 06:56

喜欢看你后面的,充满温情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