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上读书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搬来一篇关于《思想国》的读书札记(原帖地址),凑巧作者是和波普尔的《二十世纪的教训》一起读的。若干年前读到波普尔的这本书是法文版,最意味深长的莫过于其中谈到了媒体与希特勒的关系。——思想国按

[2007-4-26 23:03:00 | By: 小冷狗 ]
    周日到板桥中学,一下午;周一到城北中学,一下午;昨天到实验小学,整天;今天又到兴化中学,一下午。就这么跑来跑去,春游吗?
    还好,昨天开了窍,夹两本书带上,于是,会场上,有事做了。在会场上读书真好,心无旁骛,毕竟除此无事可做,趴着睡觉终归不对,二来少人认识我,我也不打扰别人,寒暄或客套总不致应接不暇。旧时“三上”可与时俱进补一个“会上”。
    昨天带的是《思想国》(已读第一篇“法国往事”),《二十世纪的教训》(读了第一章),都是在考试前按捺不住翻过的,在会场接上,前一书上午就读完了,本以为读不完,谁料安排了四节课,拖拖拉拉近一百八十分钟,熊先生的书又挺好读;后一书下午离会前恰好读到《自由与知识分子的责任》末尾“我们必须小心地试探我们眼前的道路,以蟑螂为师,尽可能谨慎,以达致真理。我们不再引用全能先知的理论,而这意味着,我们自己也需改变。”
    效率高呀。
    熊培云先生的文字明朗、明辨、明晰,他视野开阔,内心敞亮,自有坚忍不拔的力量,从他文章可知,这力量至少来自两个人,卡尔·波普尔与胡适。读熊先生的文章,最打动我的就是他的积极与乐观,“你多一份悲观,环境就多一份悲观”,“你默许自己一份自由,中国就前进一步”。熊先生是理想主义的,他相信21世纪将是一个和解的世纪:
    “我希望,我们每个人,所有抱持平凡而高贵之心灵者,要积极地做自己想做和能做的事——把一生当作事业来做,把一生当作自己真正的远大前程。”
    惟存此念,故有温暖之情,开篇《米哈博桥上的眼泪》末一节突然而至的深情令人心折:
    在这里,我不只是我自己,我是一切人。日子走了,我还在;河水走了,桥还在。阵阵西风之中,那一刻,我泪流满面。
    逝者如斯夫,写出这样文字的人,其内心博大与温暖,触手可及。
    熊先生对启蒙之“光”的解读别出心裁,“工具之说”深服我心,突然想到读书怕也是如此,千万别成了“窥书癖”,当用书上的文字照亮我的前程,而不是信仰和膜拜。
    “我们的全部尊严就在于思想”,某人曾撰文“要做一个有思想的教师”——如果没有思想,还称得上教师吗?
    我读得太快了,此书应重读。
    下午很疲劳,读书也囫囵。由于是访谈,现场感很强,一问一答,机锋彰显,感觉波普尔是个很坦诚的老人,智慧,内敛,很多话如实道来,有着摄人的诱惑和慑人的震撼,前几章对共产主义的批判精彩极了:
    “我有一个俄国朋友,1905年革命的时候,是学生领袖;他就警告我说,共产党人为了党的利益,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我觉得牺牲自己、让自己冒生命的危险,这没问题;但是,我们是在鼓动别人置身险地,甚至被人枪杀,我们没有这种权力。政党领袖也没有权力叫别人牺牲,叫别人冒生命危险。
    “共产党宣传的特别就是‘庸俗马克思主义’,搞懂马克思的原意,正是对抗它们的有效手段。当然啦,党认为他们有权力支持这样的信仰,因为这有助于共产革命,这又是一个陷阱。
    “……这种社会纯属虚构,我们现在的资本主义社会,不是马克思界定的‘资本主义社会’,他的理论现在和以后都无法适用。”
    本书出版于2004年,出版说明最后一节是这么说的:
    我们特别要说明的是,作为一个西方学者,卡尔·波普尔对20世纪的很多看法是我们不能同意的,在阅读中读者必须加以分析和批判。但卡尔·波普尔作为西方思想界的代表性人物,将他对20世纪的看法介绍给国内学界,自有其价值和必要。
    访谈中波普尔开了一张现在社会当务之急的清单,第三件就是教育。
    “我们有责任好好教育他们,就跟我们要教他们读、写是一样的道理。所以,我们要避免扼杀人原本厌恶暴力的禀性。
    ……如果我们把孩子教好,我们就会享有比较多的自由;如果教得不好,我们就少点自由。
    ……我们对我们的孩子负有道德义务,要把最好的东西留给他们,尽我们一切可能让他们快乐……我只要求法律保护我们的孩子,他们是我们最重要的财产。”
    今天带了《十封信》,之前一直读不进,今天倒异常顺畅,除了感觉译文不太畅。日后统起来说。
    反正开会时不能让时间白白溜走,这一点最重要。

 

Publié dans Notes 思想国纪事

Commenter cet article

xiongpeiyun 24/07/2007 16:17

好久未听见一愚的声音啦。。。再接再~

一愚 24/07/2007 09:37

我也是开会效率挺高的,看书太明目张胆了,就在之前从网上挑些好文章打印了来看,也是舍不得白花花的时间就那么一点意思都没有的浪费。诸如《二十世纪的教训》这类书,编辑写个出版说明,说什么不同意作者观点啊什么的,我觉得都是为了该书能够出版做的掩护吧。

青乡 19/07/2007 11:17

等我有空了也写写读后感。:)唉,留言太困难了,常常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