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不因为鸡叫,鸡为什么叫?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思想国
《潇湘晨报》专栏

    为什么要力挺房价?面对众多质疑,任志强最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为自己开脱——“天亮不是因为鸡叫,房价也不是因为开发商喊涨就涨的。”
    “天亮不是因为鸡叫”,这话自然是对的,否则,爱迪生当年就不用发明电灯,直接去改造鸡好了。然而,说“房价也不是因为开发商喊涨就涨的”却未必全对。
    没有谁是天生的预言家,但是预言可能会影响或改变社会生活却不是无中生有。且不说“俄狄浦斯悲剧”便是因为预言成真而导致的一场神话式的悲剧,即使在我们今日的现实生活中,这种“预言改变生活”的事情也未必少见。
    美国著名心理学家瓦兹拉维克曾经举过这么一个例子:某一年,加利福尼亚报章预言说汽油将短缺,于是当地人便疯狂加油,一夜之间便真的造成了短缺──原本不会发生的“恐怖想象”在人们的努力下变成了现实。不难发现,中国人决定是否买房子时都或多或少地受到类似预言的干扰。相信预言的人多了,预言便有可能对社会生活产生严重影响。我们讲恐惧是推动历史前进的一个重要动力,关键也在于此,因为“消极预言”会激起人们内心的恐惧。消费心理学上的所谓“买涨”,说到底就是消费者害怕现在触手可得的幸福要被即将到来的明天没收了,“买涨”因此变成了对自己应得报偿的一种拯救;而“不买落”,则多少有点骄傲,既然在降价,幸福很牢靠,就等着想出手时就出手了。或者说,“买涨”是对过去努力的一种赎罪,而“不买落”则是对明天生活的一种傲慢。
    笔者并不否认开发商对于改善部分中国人居住条件所做的贡献,但是在中国房价已经严重背离实际价值时,谁能说开发商们继续鼓吹房价没有一点功利之心?显而易见,当他们跑到电视、报章等公共平台宣扬中国房价还要继续涨很多年,说到底就是要通过影响人们对未来的心理预期的方式影响人们当下的购买行为。
    进一步说,虽然天亮不亮和鸡叫不叫没关系,但是,错乱的鸡叫可能会给人们带来对天的错觉与误判。从效果来看,对于许多购买者来说,开发商叫和鸡叫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有可能影响人们对事物发展的判断。周扒皮当年自觉有利可图,于是跑到鸡窝里去打鸣,其目的便是想通过自己的“超级男声”忽悠别的公鸡与他唱“同一首歌”。一个社会的公共空间有时就像是鸡窝,如果其他的公鸡不能判断,没有定力,也跟着周扒皮一起唱了起来,便难免会给人一种天底下的公鸡一致同意天要亮的假相了。从这方面说,那些试图通过言论哄抬房价的人,跑到媒体上鼓吹房价大涨五百年不动摇,和周扒皮钻到鸡窝里去打鸣的用心是一样良苦的。
    为什么说人类历史是一部博弈的历史?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我们任何人都不可能全知全能,并在此基础上获得生活的全部真相。既然在信息不透明的情况下谁也不会作出最优抉择,那么乌托邦就永远是“不可能的任务”,而历史进程也只能是将错就错,不断纠错——所谓“路径依赖”讲的也是这个道理。正是因为真相不可能完全获得,所以人们不遗余力地在信息中汲取真实的养分,这也决定了任何信息的出现都可能对他人的生活造成直接或间接的影响(或者说信息干扰)。事实上,对这种潜在影响力的求取也是自古以来人们争取言论自由的一个重要原因。
    当然,信息是否被采纳或者强化,还要看信息接收者的解码能力——如果受众免疫力强,或者言说者在他们那里早已经失去信用,类似“房价也不是因为开发商喊涨就涨的”这样的判断也未必完全错误——任凭周扒皮在鸡窝里喊破了嗓子,如果其他公鸡都不理会,或者当夜长工们手上碰巧又戴三块表,能够自己判断时间,相信就没有什么人会被“公鸡中的战斗鸡”忽悠得半夜晨起了。

Publié dans Chroniques 专栏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