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自毁的社会没有前途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思想国

    海口城管日前在有关会议上宣布,海口已被确定为全国第三批数字化城市管理试点城市,年底前投入1000万建立卫星定位系统和信息系统,城市管理方面将以“万米网格化”的模式把全市的建筑物和城市管理都置于监控之下,目的是为了全面查处无照经营、流动、不固定非法商贩等城市管理违规行为。“卫星城管”一说,由此不胫而走。
    几十年前,中国还很穷的时候,时兴“放卫星”,在那个画饼充饥的时代,形象工程被当作了现实。现在,中国人大多都能吃饱了,没想到有人要把形象工程竟做到卫星上去了。城管用卫星围剿商贩,再次印证了笔者以前的一个判断,即有些地方的城管着实把自己当作“维和部队”了。近几年来,各地“城管部队”都在比拼装备,海口的“卫星城管”一出来,北京、广州等地装备的防刺背心、头盔、防割手套以及防暴盾牌立即在这场“装备竞赛”中失去了颜色。
    中国人常说“与世界接轨”,现在不妨看看外面的世界是怎样对待小摊小贩的。先举个穷国的例子。柬埔寨,作为世界最贫穷的国家之一,20年的战争将这个国家几乎变成了一片废墟,直到2005年当地人均收入仍只有450美元。路过金边,笔者印象最深的莫过于在晚上看见有许多小商小贩聚集在王宫前面的草坪上“自雇谋生”。看起来不整洁,然而,我却不得不为之动容——有什么比让民众活下去更重要的政治呢?只要逡巡其中,你就不难理解为什么2003年由美国遗产基金编纂的经济自由度排名中,柬埔寨在170个国家中会被列为35位。
    有人说,国际接轨是和发达国家接轨,不是向不发达国家接轨。法国算是发达国家吧,然而,即使是在巴黎这样的国际大都市,也不是没有小商贩。且不说定期的跳蚤市场随处可见,西岱鸟旁常年留守的旧书摊更属于典型的小摊小贩了。事实上,这些铁皮箱子搭起的小天地早已成为巴黎的一景。
    为什么小商小贩屡禁不绝?因为在任何国家的发展过程中,都会不断地出现“掉队者”与“后来者”。当这些人以其有限的技能谋求自我救济,一个社会不但要表现出必要的宽容,更要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如果我们承认生存权是最基本的人权,就应知道彻底扫除小摊小贩本来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这个“猫捉老鼠”的游戏中,城管再敬业也只是为了工作,而对于许多小摊贩来说,摆摊却是他们生活与希望的全部。
    “感谢大街,带来收成”。街道本为市民的真实生活而设,而不是为国家与城市形象而设。如果只是为了城市光鲜的外表,为了国家一日千里的气象,甚至要动用卫星将所有小摊贩“一网打尽”、“赶尽杀绝”,恐怕我们又要绊倒在“美丽新世界”的魔鬼诅咒里去了。
    这并非危言耸听。2006年,北京中关村一名小商贩为向城市管理执法人员抢回赖以维生的三轮车,一怒之下杀死执法人员。不久前,广州一位男子因为第三辆三轮车即将被扣,与警察发生冲突。不同的是,这次他只是朝自己浇汽油,然后点着了打火机。什么是一个社会真正的危险?这是一个信号。在我看来,一个社会最大危险莫过于没收底层民众的出路。
    今日中国正经历城市化、私有化以及全球化交织着的大变革,在就业不充分、社保不健全及公共配套设施不完善的情况下,许多人走上了自雇谋生的道路,作为社会自我救济的一部分,这本是值得激赏与欣慰的事情。至少,在个人不幸与社会不公面前,这些人并没有自暴自弃,也没有危害他人,而是默默无闻地选择了以勤劳改变命运。
    如果我们将社会看作一个整体,就不难发现,和这些因谋生不得而选择杀人或自杀的过激行为相比,城管无休止地驱赶小摊贩从本质上说无异于一个社会在自毁。正是基于以上理解,笔者相信,中国若要一个真正可以期许的将来,就必须翻过这“毁社会不倦”的一页,必须告别这以损害公民生存权利为前提的“洁癖政治”。道理很简单,因为一个自毁的社会没有前途。

Publié dans Chroniques 专栏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