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月光政府”颁个“半夜鸡叫奖”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思想国
《潇湘晨报》专栏

    6月22日晚,西安市唐代艺术博物馆遭城管半夜强拆。晚上9点多,20多个头戴“城管执法”白色头盔的人员突然将西安一博物馆层层包围封锁,同时40多个不明身份的人迅速包围博物馆,并强拆博物馆,用旧瓦砾强行封堵博物馆大门。10点多,几十个来历不明的人手持斧头和棍棒冲入博物馆,将馆内值班人员粗暴撵出馆外。(见《南方都市报》)
    报道说,价值3000万元左右的文物和艺术品被人装箱运走,剩下的第二天晚上又运了一次,时间都在半夜。由于一切突如其来,当40余个欧美旅游团队转天按照预定行程来到博物馆参观时,被面前的景象吓了一跳——我想,以欧美游客游走国际的经验,定会以为这里刚刚遭遇了一场“恐怖袭击”。
    准确地说,唐艺博物馆遭遇的不过是我时常论及且在今日中国大行其道的“推土机政治”。正如不久前在河南确山县发生的“铲地案”。五月的一个早晨,一支由机关工作人员、警察和教师组成的300多人的队伍,在刘店镇乡党委书记、乡长和推土机的带领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铲平了一个村庄近千亩小麦。性质是一样的,不同的是偷袭时间:“铲地案”发生时“这里黎明静悄悄”,“拆博案”发生时正逢城管队员“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不难发现,“推土机政治”与推土机其实并无必然联系。如上所述,“几十个来历不明的人”加上“斧头和棍棒”,再加上“冲入”就可大功告成了。难怪博物管的保安回忆起当晚的事情至今惊魂未定,他们能夜半防贼,却防不住健壮的城管队员上房揭瓦。
    如此粗暴的执法,难免让人心生恐惧。正是这个原因,某些地方的城管开始 “武装到牙齿”,装备起钢铁头盔、防刺背心、防割手套时,舆论立即一片哗然。不过,在平时,每当城管队员在大街小巷呼啸而过,追赶那些为了谋生“破坏城市和谐”的瓜农与摊贩时,这支队伍表现出的敬业与果断倒真像是和谐社会的“维和部队”。然而,中国真的混乱至此了么?
    从新闻报道看,博物馆被拆的起因只是源于合同纠纷。一个断代的博物馆就这样说拆就拆了。由于一切发生在法院判决之前,所以也没有什么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一说,更别说需要什么城管来捉刀了。
    近年来,执纪执法部门查处的一些案件时发现官员腐败问题大多滋生发生在“八小时以外”,于是有人说“八小时以外”已经成为官员腐化、堕落的危险时间。现在看来,“八小时以外”同样是我们这个社会更需要防范的危险时间,因为有些部门不欣赏“阳光行政”,却乐于在黑暗中突击。所以,一个人在不确定自己是否已经成为潜在的执法对象时,只能睁大眼睛防备“大偷袭”。
    什么是“月光行政”?能够作答的是前不久抬高印花税的争论。5月24日以前,财政部、国税总局等有关部门负责人在不同场合否定近期将调整证券交易印花税的可能,然而在5月29日夜晚十二时,财政部却突然宣布转天起证券交易印花税税率将由1‰上调至3‰。短短四个交易日,上证指数从4300多点因此一路狂泻至3600多点。
    想来是体恤“月光行政”过于辛苦,这两天网易新闻组织网友前来“投票颁奖”。奖项有“敬业奖”、“委曲奖”、“手到擒来奖”等等。不过,在我看来,这些奖项都不足以反映我们这个时代执政者的精神风貌。考虑到“月光行政”总是出现在不正常的时间、不正常的地点,并且不时给人一种今夕何夕、时空倒转的错觉,我们着实有必要设立一个“半夜鸡叫奖”,以此见证这个时代有着怎样的精神高度与温暖情怀。

Publié dans Chroniques 专栏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