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失去想象力了吗?

Publié le par XIONG Peiyun

熊培云/思想国
《南方都市报》专栏

    中国人失去了想象力了吗?这真是一个问题了。前些天,山西砖窑的黑烟冒出来后,许多铁石心肠的人都被熏得眼泪直流,甚至那些终日冥思苦想“中国之黑暗”的专业人士在面对这么一连串丑事时也被震惊得无法动弹。辗转反侧中,人们忍不住责问自己的想象力为何如此贫乏,以至于在遭遇现实突如其来的一击时竟然慌了手脚。
    笑蜀先生许是彻底愤怒了。对于这一情景,他说山西的黑窑奴工事件本质上是“一场叛乱”。当然,这场发生于日常生活中的“叛乱”不是针对中国的,而是针对全人类的。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它变魔法一样颠覆了我们所有信念与价值的底线,将我们赤裸裸地塞回奴隶制时代。
    不过,这个靠狼狗、棍棒和保护费支撑起来的法外王国与接下来的“叛乱”相比,似乎又差了些想象力。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河北警方日前在唐山破获了一个涉枪涉黑犯罪团伙,警方已从该团伙起获包括1辆军用装甲车在内的军用车辆4辆,以及38支枪和1万多发子弹等作案工具。正是借助这些武器装备,这个以唐山华云集团董事长杨树宽为首的团伙先后敲诈他人财物8亿多元,霸占矿山数座,几年来在唐山横行无忌。
    闻名全国的曹生村村支书大概是在洪洞县的澡堂子里盗穿了“人大代表”的外套,杨树宽同样披上了“政协委员”的华裳。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杨树宽还通过关系取得了“团职干部”的身份,与之配套的一些证件齐全。
    黑,实在是黑。前不久,重庆警方启用装甲车巡逻一事引起全国舆论哗然。然而,谁又能想到,就在网民为重庆“与巴格达接轨”而弹压自己的键盘时,离北京不到两百公里的另一座城市却像“沦陷”了一般,黑社会竟然也开着装甲车上街“巡逻”,为他们新建立起来的黑社会“维黑”了。不同的是,重庆建设和谐社会的“维和部队”只是炫耀了一次,而唐山的这支“维黑小分队”却堂而皇之地在街上蹓跶了几年,而作为正规军的警察对此却只能道路以目,或被打伤送进医院。
    多威风的装甲车!它彻底刷新了中国黑社会的精神面貌,它见证了中国黑社会团伙在阳光雨露之下堂堂正正地茁壮成长,在世界级的“黑赛”上扬眉吐气。我们真是太缺乏想象力了,谁能相信在已经公布的新闻资料里,所谓的“保护伞”竟然也只是唐山市公安局的“某处副处长”。原来中国的副处长有这么大的权力啊!他竟然能够弄到装甲车、各式各样的枪支以及1万多发子弹?照这个逻辑,如果这把“保护伞”是由局长或省长撑着,这黑社会岂不是要背个原子弹上街“巡逻”了?若不幸是副职,至少也得有几架F16在天上飞吧?
    相信在这样的城市生活,老百姓都得搞“两税制”了。一份交给政府,另一份交给黑社会:该进贡的进贡,该投降的投降,大家只顾在“沦陷区”共建“和谐黑社会”了。
    美国医生马克斯韦尔·莫尔兹认为,人与动物的区别就在于人有“创造性”和“想象力”。在这个庸常却又不时风起云涌的时代,这些丑闻考验的显然不是中国人的智商,而是中国人的想象力。可惜的是,在我们的社会将“创造性”拱手让给了“黑砖窑”与“黑社会”时,其时我们的想象力也弄丢了。在种种“创造性”的驱使下,共和国的公民永远是没有见过世面的,而那些曾经令全国为之侧目的“大丑闻”,很快变成“巴掌大的丑闻”,要被人遗忘了。
    最近有朋友在网上感慨“中国不再需要小说了”。想想已经披露出来的这些新闻,以及那些尚未被公众知晓的各种事迹,也许他是对的。这是一个如此有“创造性”的时代,它比任何小说更可读,更有戏剧性,更丰富多彩,也更扣人心弦——就像我们当年读到李友灿用两辆高尔夫轿车为自己运钞一样,我们多替他担心啊,万一洪洞县的警察来了,把这个当“保护费”收走了。种种荒诞辉映之下,作家们的想象总是捉襟见肘的,是不切中国实际的。他们进退失据,再也写不出反映时代风貌的小说了,他们远不能胜任现实的想象与创造,因为他们生息的现实比他们能想象多了,因为在一个权力失禁、公民无声的社会里,一切皆有可能。

Publié dans Chroniques 专栏

Commenter cet article

lela 21/06/2007 02:21

高,实在是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