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nuit et les mots长夜与词语

Publié le par Peiyun Xiong

00000.jpg

熊培云

  [真理]      <?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你们赞成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结果少数人成了暴君。      

  从来没有绝对的真理与自由。一个真正的自由主义者承认人是局限的因为一切对异端的迫害一切对宗教信仰与自由言论的禁止都来自于绝对真理。      

  以前读房龙的文章很少注意他其实专门提到了人的局限性。今夜重读刚一翻开便发现了TOLERRANCEPROLOGUE里的这句话他用知识来代言真理的狭隘人的局限      

  A little stream of knowledge trickled slowly through a deep worn gully.

  it came out of the mountains of the past,

  it lost itself in the marshes of the future.      

  译文

  知识的小溪穿越破败的山谷

  它源于昔日的荒山

  消失在未来的沼泽。      

我们来自荒山归于沼泽身处破败之中。只有山谷可以让我们坐井望见真理的一点天光。我们骄傲什么

 

[打天下]

村里的孩子要远征了。他们要去打天下。

母亲说天下都这样了还打它干什么

母亲又说天下也是孩子天下也怕疼。

        

  [放火]      

  读《凡高自传》。凡高说一个人不要让灵魂之火熄灭但也不能让它烧出来。

  楚霸王的火烧了宫殿秦始皇的火烧了诗书联军的火烧了财宝鬼子的火烧了家园毛领袖不忘凑热闹掘地三尺要烧我们文化的根

  一把大火湮没了另一把大火所以阿Q说我们家先前也阔过。      

  我们从不理直气壮地找侵略犯索赔我们怕别人说都是火你们放得我们为何放不得我说如果你不自己放火别人怎么敢来放火联军走了鬼子来了历史上所有的侵略其实不过是趁火放火、趁火打劫而已。      

  我的漫漫长夜里那是些怎样的冲天火光      

      

  [国学]      

  孟子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历史上的声音有何等觉悟然而我们即使偶尔能听见也只有民为贵、君为轻。学术从来就是被利用而不是被推崇。

  我说所谓民为贵、社稷次之就是现在西学里人权高于主权的理论精髓。如果我们愿意尊重国学里的智慧何需哈维尔来布道如果我们不尊重哈维尔来了又如何      

       

  [善良]      

  据说镇压斯巴达克斯的大奴隶主苏拉在涉足政治以前是个心地善良的青年古希腊传记作家普卢塔克在他的《希腊名人比较列传》中说年轻时的苏拉天真活泼脸上挂着笑容极富同情心常常会因为同情而潸然泪下。然而到了后来他却变得残酷无情。尽管他以权力和荣誉会败坏人性为由谴责过分地占有权力和荣誉但是他并不努力去限制自己的权力欲和荣誉感而是拼命地去追求。他不仅使自己在追求权力荣誉时变得残酷无情、丧尽天良与人性也使他的竞争者们变得残酷无情、丧尽天良与人性。

  所以路易斯·博洛尔说政治使人变得罪恶。      

      

  [悖论]      

  宪法说公民有言论自由。

  墙上说随地小便割掉。

  为什么我闻得见墙脚的臊却看不见纸上的字      

      

  [阴气]      

  为官求禄自宫先行。魏忠贤的自宫属于零售。在历史上更有批发的自宫者。

  据《井观琐言·纲目分法》载一方之民若据炉火《旧五代史》的南汉时期刘岩在岭南当了小皇帝时太监当权。凡群臣有才能及进士状头皆先下蚕室然后得进。亦有自治以求进者由是宦者近二万人。想当进士勤奋就可以了想当官先得学会自宫。所谓未到宫墙沾圣化先从阉寺乞私恩。《梼杌闲评·明珠缘》。

  阴气十足。

  明时海瑞辞官时曾说过一句名言举朝皆妇人也。因为满朝都是太监南汉的上层建筑没有阳具支撑前后只有六十七年便被灭了。      

      

  [历史]      

  胡适有句名言历史就是一位任人打扮的姑娘。胡适没有说到点上因为姑娘怎么打扮还是姑娘。我说我们看到的历史是躺在变性手术台上的历史。历朝政治家们给总忘不了给历史做变性手术。所以确切的说法是历史是可以变性的姑娘。这姑娘可能通过外科手术变成男人也可能已经是个人妖。

  若要看人妖何必去泰国      

      

  [镰刀]      

  当城里的众头众领红领、白领、蓝领、金领、粉领、绿领、黑领忙着扩大内需搞假日经济时我们的无领伯伯们却在四处流浪讨共和国的饭吃他们的内虚也在扩大。他们四处磕头没有任何保护却还得交磕头税。连磕头都得交税么

我独坐云端亦深处其中我曾见证怎样的贫穷与压榨。当我回首这个让我的记忆与心灵同样痛苦不堪的时代我只见到农民用镰刀收割国家的庄稼国家用镰刀收割农民的一生。

 

  [快乐]      

  在《约翰·克利斯朵夫》中有段梦想中的巴黎的描写

  在巴黎谁都是自由的并且巴黎人个个聪明所以大家都运用自由而不滥用自由你爱怎么做就怎么做爱怎么想就怎么想爱信什么就信什么爱什么就爱什么不爱什么就不爱什么决没有人多句话。那儿决没人干预旁人的信仰刺探别人的心事或是管人家的思想那儿搞政治的决不越出范围来干涉文学艺术决不把勋章职位金钱去应酬他们的朋友或顾客。那儿决没有什么社团来操纵人家的声名和成功决没有受人收买的新闻记者文人也不相轻也不互相标榜。那儿批评界决不压制无名的天才决不一味捧成名的作家那儿成功不能成为不择手段的理由一帆风顺也不一定就能博得群众的拥戴。

  就这样法兰西成了德国人彷徨无主时候的救星像多少德国音乐家在痛苦绝望的时候一样约翰·克利斯朵夫总远远地眺望着他梦想中的城市巴黎。      

  罗兰还说当一个人看透了自己国家的愚钝与无可救药后他也会渐渐心胸开朗起来。

  你开朗了吗

      

  [吃亏]  

  农民在采血站外排着队为血浆经济奉献胳膊。  

  农民说我吃的是亏挤出来的却是血。

  

  [自宫]  

  做国际新闻编辑时老同志举例说办报无小事某次编校粗心将白宫发言人误成自宫发言人差点引起中美外事纠纷。

  老同志在撒谎。不过后来我遇到许多自宫发言人却是真的。

  

  [尊严]  

  一位清白女子年轻时被一群流氓轮奸八年。告到了法院。恶棍们说我没有奸污你。于是女子便到处嚷嚷就是你们奸污了我后来有个叫东史郎的流氓出来说是的姑娘我的确强奸过你两次我有日你的记录。  

  姑娘感激涕零英雄的日记给了她信心与尊严。  

  

  [温暖]  

  狼对羊说天冷了到我肚子里来吧

  羊在狼的肠壁上感受体贴与温暖羊为狼寂静的肠道感恩。  

  

  [两边]  

  西边罗曼·罗兰在《向过去告别》里说当我走到生命的尽头时我将要说祝福吧安静地休息安息吧我的脑袋安息吧我的双脚你们都辛苦了。走过的道路是艰苦的坎坷不平的。可是无论如何那是一条美好的道路。在那条道路上即使一步一个血迹也是值得的。

  东边一位作家在百岁清晨自我祝贺。

  他两手高举手啊恭喜你们百岁喽他抬起双脚腿啊恭喜你们百岁喽他望了望自己下面你要是活着也有百岁喽

  

  [转型]  

  Saint Simon:L'époque actuelle est une époque de transition.

  十九世纪圣·西门说法国正处于转型期。

  圣·西门在《工业主义》一书中说在革命理想失败社会重新回到专制主义后人们已经看透革命的残酷与恶果惟有通过工业文明的网络才能使社会安全转型到工业社会。  

时光倒流两百年。幸福啊我们是欧洲的先人。

 

[本分]

有朋友从图卢兹来说到这代人的责任。我说我没有什么大的抱负。只是想父母在劳动劳动是他们的本分。我是读书人思考也是我的本分。
如果我对社会不尽批评之责就等于我在剥削父母吸父母的血。 

  
[主席日]

一群善男信女上街游行不停地喊着口号主席日主席日。他们要求新政府选定一天给敬爱的老大哥当作纪念日。

我推开窗对他们说主席日得还不够吗

    [水泥]

朋友指着广场上的纪念堂说文字做不到的水泥可以做热血做不到的喷泉可以做灵魂做不到的雕像可以做活人做不到的木乃伊可以做。
我说水泥能浇铸丰碑却已经长不出鲜花了。

    [活着]

法德电视台播放《十七岁的单车》。结束曲里连贵扛着自行车满身尘土血迹穿过人影车流就像福贵牵着他的耕牛走在小说的结尾。

埙音响起泪流满面。我看见了活着。

 

 [未来]

偶然的机会读Philippe Geluck.

Geluck说人类从树上下来的我是从公交车上下来的。

Geluck又说Dans le passé, il y avait plus de futur que maintenant.

过去有比现在更多的未来。

Publié dans Chinois 汉字江山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

sakyo 13/02/2006 14:01

难道刘主席的威名已经广为流传到南开学子耳周了:)

Fire 28/06/2005 08:26

然也!然也!
快哉!快哉!